独行记〔一〕_励志文章_好文学网

聊着聊着,天亮了。小雀涵听到了干娘的肚子饿了。便说:“我以前和母亲常常学做饭。我去做点饭吧!”鹳岚的母亲说:“恩,好吧,叫上鹳岚和你一起吧!”“不用,我做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小雀涵说道。说完便去了厨房。厨房里没有什么菜,于是小雀涵决定要下水捕鱼,捕到了两条草鱼,做好了鱼汤给干娘端了过去,喂着干娘。鹳岚知道了一切,心里有种说不尽的感激,便真正的把小雀涵当做自家人,自己的妹妹。每天鹳岚外出打猎,而小雀涵在家里照顾干娘。鹳岚也每天教小雀涵武功。小雀涵非常认真地学习着每一招一式。而母亲经过小雀涵无微不至的照顾渐渐地恢复了。他们一家三口快乐的生活着,转眼间7年过去了。小雀涵长大了已经19岁了,当初的小女孩,已变成了一个大美女,小雀涵细皮嫩肉。非常的美,非常的漂亮。而鹳岚却已经34岁,变成了中年人。岁月的奔波劳累在他脸上留下了皱纹。

天刚麻麻亮时,娘就起来了,站在我的床头摸着我头说:“老三该起了,今天不少事要办哩!”
  我猛然记起今天我要去见小梅父母,主要是商量一下我和小梅的婚事。
  昨天,娘从小卖部里买了两条烟,两瓶酒,两盒果子,一袋苹果,说今儿去小梅家时带上。
  我坐起来看了一眼表道:“娘急什么?还早呢!”
  “早,什么早,还不起来倒饬一下,蓬头垢面的咋去见人?”父亲在屋外喊了一嗓子,震得我心直颤。
  我救助地看了一眼娘说:“娘,我还没睡醒那,让我再睡一会。”
  “睡!眼看着三十了,就知道睡,人家三十,娃都抱出好几个了,你瞅瞅你……”娘忽然提高了声音,磨叽的声音里充满责怨。我无奈地坐起身了,拿起衣服说道:“娘,我要穿衣服。”
  娘一时有些愣怔,“穿你的呗,还怕你娘看呀!傻仔……”娘虽这么说,可还是转身走出我的屋子,边走边说:“麻溜的”
  我匆匆地套上衣服胡乱地答应了一声。
  当我穿好衣服吃完饭,喂了猪扫好院子,日头才爬上头顶,娘催促我说:“快走吧!日头不早了。”
  我这才梳梳头提着娘给我买的东西,走出院门,父亲在后面追了出来,告诉我:“进了门,要知道叫人,别傻呵呵的就知道笑。”
  我听了一个劲地点头,对父亲说:“爹!那我走了。”
  父亲靠在土墙上冲我摆摆手。
  一进小梅家的院子,我的心就开始扑腾扑腾地跳,生怕先看见小梅的父母不知如何开口,幸巧赶上小梅出门抱柴禾,看见我没笑,扯着嗓子喊:“娘,东子来了。”
  她娘在屋里应了一声,我笑着叫了一声小梅,小梅没理我,一扭屁股进屋了,我紧跟着走了进去,手里的礼举得高高地放在她家的桌子上。
  在坐在炕上纳鞋底的小梅娘说:“哎呦!来就来还带什么礼呀!小梅呀!你当时怎么和东子说的?”
  小梅没吭声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没任何表情。
  小梅娘狠瞪了她一眼说:“东子呀!我知道你和小梅从小要好,你要娶我家小梅可不能这么草率,第一要有房子,四间瓦房,敞敞亮亮的。以后生下孩子满屋的跑,多好。”
  小梅娘说完,我的心凉了半截,心想我家现在住的只有三间破土房,哪有钱盖新房呀?我只能心虚地说:“这……这得和我爹娘商量一下。”
  “好哩!商量好了你再来。”小梅娘重新拿起鞋底开始忙活。
  我还想说点什么,可小梅拉着我出去,小声对我说:“回吧!我爹娘都商量好了,必须有房子,你回去和你父母想想折。”说完咣当关上了门,差点没碰到我鼻子。
  在回去的路上我边走边纳闷,小梅这是咋了,突然对我不冷不热的,难道变心了?女人呀!我是琢磨不透,回家和爹娘说了小梅家的要求,娘当时就瘫在了炕上,爹吸着烟,吧嗒了半天,狠狠的在鞋底上磕了几下说道:“好!我豁出老命去给你盖四间房。”
  我听了心里一阵感动,爹的话我挺着胸告诉了小梅娘,说完还冲着小梅叽咕叽咕眼,小梅终于冲着我温柔的一笑,顿时笑得我心花怒放。
  可小梅娘却没笑,她看着我说:“房子有了是好事,可是房子里的四大件是不能少的,彩电、冰箱、洗衣机,电饭锅,少一样你领不走我闺女。
  我惊得张了张嘴,祈求的看了一眼小梅,小梅别过头去,不再看我。
  从小梅家出来时,没人出来送我,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灰溜溜的老鼠,一溜烟溜出了她们家,回去之后,在爹娘的再三催促下,我说了小梅娘的要求,娘的眼圈红了,叫了一声:“他爹。”
  爹没吸烟,瞪着天边吼道:“借!我就不信,她们家还能要啥。”
  带着点卑微的自信,我去了小梅家,小梅的母亲听完答应了四大件的要求,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破天荒的给我倒了杯水。放在我面前说:“这些都齐全了,就差过礼钱和改口钱,过礼钱一万,改口钱一千一,意思是千里挑一。这钱必不可少,否则你们的婚事还是不成。”
  我突然感觉浑身乏力头脑发晕,站不稳,坐不住,心慌得不行,勉强看了小梅一眼,她撅着嘴,在等着我回答。
  可我已经无力说什么了,两眼一抹黑,身体一出溜倒在了地上。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趟在自己家的炕上,爹娘齐齐的站在我头上,看见我醒来爹切切地问:“她家又要啥了?”
  我没吭声,
  娘大声问了一句:“傻仔,你倒是说呀!咋样才能让你们结婚?”
  他们眼里的担心,突然刺激了我的神经,我抱着头疯狂地大喊:“娘,我不结婚了,我头晕,我头晕。”
  后来村里人都说我疯了,我不信,因为我平时是好好的,只是,嘘!别和我提结婚。

大哥哥问她:“你今年几岁?叫什么名字,除了爹娘还有没有亲人?你爹娘是干什么的?”等一系列的问题。小女孩答道:“我今年12岁,我叫雀涵,除了爹娘没有其它亲人,我爹娘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大哥哥,怎么了?”“没事”大哥哥答道。“那……你几岁?叫什么名字?家中除了你还有谁?你是干什么的?”小雀涵装大哥哥的模样问起来。大哥哥笑了笑说:“我今年27岁,叫鹳岚,家中有一个母亲有病在床正在休息,我是习武之人。”鹳岚答完便说:“时候不早了,快去睡觉吧!”小雀涵问:“我?睡哪?”“睡我的床上。”鹳岚说着便用手指着东边的房间。小雀涵跑到了哪里,并没有没有多想睡了起来。鹳岚家里并不是很富有,住着草屋,隐居在深林中。鹳岚坐在椅子观着外面的风景,显得非常忧虑,非常寂寞。小雀涵想来想去就是睡不着。突然想到:自己睡了大哥哥的床,那大哥哥睡哪?大哥哥家里并不富裕,哪有那么多的床?于是,想着想着。便穿起衣服,掀起门帘看到了大哥哥正在寂寞的望着外面,小雀涵内疚了起来。于是,跑到了鹳岚面前,拉着鹳岚的手说:“大哥哥,大哥哥!你给我讲故事吧!我睡不着,好不好嘛!”鹳岚第一次得到别人的请求,当然愿意。于是鹳岚给她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这样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了。

小雀涵喂完鹳岚的母亲到了厨房,看见鹳岚在哪里。微笑着说:“喏,这是给干娘做的米粥,你给她送去吧!”说完端起饭菜。鹳岚接过饭菜,给母亲端了过去,鹳岚问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告诉他原来,在凌晨六点多的时候,鹳岚的母亲,旧病复发,疼痛难忍,急需吃药,而药在离床上4米远的抽屉里。小雀涵听到了,鹳岚母亲的急喘声。悄悄的穿上衣服,跑了过去,看着鹳岚的母亲手指的方向。

过了一会儿,叔叔把狼赶走后,说:“小女孩出来吧!狼走了。”小女孩带着崇拜的目光跑到这位大哥哥面前说:“大哥哥,谢谢你。”大哥哥说:“这是应该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对了,你的家人呢?怎么就你一个?多么危险?”听完大哥哥的话,小女孩伤心的哭了起来,边哭边吞吞吐吐地说:“娘……娘和爹刚刚死了。”“那他们的尸体呢?”大哥哥问道。小女孩说:“被……狼吃了。”看着小女孩无依无靠,大哥哥说:“跟我走吧!”小女孩问:“去哪?”大哥哥说:“去我家,你先住着吧!”小女孩高兴地又蹦又跳。大哥哥牵着小女孩的手走在路上,大哥哥感觉到牵着她的手感到无比的温暖。小女孩也感受到,牵着大哥哥的手有一种幸福感。到了大哥哥的家中,小女孩好不拘束,到处瞧。完全把这儿当做了自己的家。

独行记〔一〕

一次鹳岚外出打猎。母亲突然倒在地上。小雀涵吓坏了,立刻把干娘背到床上,拿着药喂着干娘,而干娘说:“我快不行了,我也该去见你干爹了。有件事我要给你说,我家岚儿为了你都没有娶媳妇,怕的就是娶了没法照应你。他给我说,等给你找个好人家,他就娶。

小雀涵跑到了放药的地方拉开抽屉,拿出了药。倒了碗水。给鹳岚的母亲服了下去。鹳岚的母亲疑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我的儿子呢?”小雀涵边给鹳岚的母亲揉着腿便说:“我和父母在去城里的路上……”小雀涵把事情的缘由都告诉了鹳岚的母亲。鹳岚的母亲非常同情她的遭遇,于是便说:“不如你认我做干娘吧!”小雀涵高兴的说:“好啊!干娘。”鹳岚的母亲轻声答道:“哎!呵呵。”鹳岚的母亲吧小雀涵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小雀涵也把鹳岚的母亲当做亲生母亲一样。两人聊得不亦乐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