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讲缘分

“你觉得我怎么样?” “如果一个男孩子欺负你,就代表他喜欢你。”
电影里,母亲对哭泣的女儿说。相对那个年纪的我,只要在学校里,受到男生的欺负,马上哭着回家去叫老爸。
可多亏了这句话,大学时,不管男生说我,“你可真壮!”“你长得真丑!”“瞧你长得,虎背熊腰。”都被当反话来听了。但是明白,这一定不是喜欢,最多就是寻开心而已。
但说到自己长相,算不上美女,最少也是五官端正。大学时也有人追过,只不过都是含蓄的追求。那是2010年左右的事,手机还是诺基亚。
那时在男同学里,他会时不时会跟我QQ聊天。不是很频繁,但是聊起来,不知不觉也过了把个小时。不知那天QQ弹窗冒出“你觉得我怎么样?”——这个是几层意思,要向我表白还只是问问而已。——“挺好的,咋了?”“没事”——自作多情了。
过了一段时间,QQ又弹出“你觉得我怎么样?”“不是问过了吗?”“问过了?”“嗯,是的。”“那当男朋友,怎么样?”——哇塞,这是表白呀。回复啥呢,可不想自己马上答应他,怎么也要含糊一下——“不知道,你有喜欢的女生了?谁呀,我认识吗?”“没有”
——你大爷的。
渐渐得和他少了聊天,换成了另外的男生。可他们向我表白,询问的第一句也是“你觉得我怎么样?”不禁想起他,只不过彼此没有然后而已。

缘分并不是两人在一起的原因

1.

   
我叫林塔本,就读初一。小考毕业完后,我就对将要踏上的征程充满了希望,想着会不会有个人会与我一起度过这一个青春期。

你有没有想过,到最后我还是无法被打动,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希望你能理智地去做出选择,最近忙,也想静静,不会回你信息。

   
那时候认识李一平,是因为前斜桌的原因,经常会打打闹闹,称兄道弟。我自认是他师姐,而他却比我大,他硬要我叫他师兄,我偏不。

“看着坚坚发来的微信消息,本来想写一些话,删删减减,却写不出一句话,只能默默关掉手机。”

    跟他的开始之前,我已经有过两次经历了。

小蒋和坚坚都是我高中同学,小蒋是班上的地理科代表,家境平庸,外表土土的,但是读书很认真,成绩很好;坚坚是班上的班花,打扮新潮,性格高傲,班上很多男生都喜欢她。

   
开学在班里不久,有人就传我旁边第二座位的那个黎塘暗恋我。在那之前,我们已经加了QQ。周末的时候,我故意去找他聊天,想着探出他是不是暗恋我。但是他一句都没有提到什么,但是每个周末放假都会找我聊天。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心只为高考的小蒋突然就喜欢上坚坚,却一直没有勇气去表白,暗恋了坚坚三年,却笨拙到让全班的人都知道他喜欢坚坚。

   
第一次月测考完后的周末,有人发信息问我考得怎么样,我回他“不怎么好,你呢”于是这样开始了话题,聊着聊着,聊到了感情边上。那时候我们都很八卦,我就套他喜欢班里的谁,我跟他绕了很久,最后他回我说“喜欢你啊”。我问为什么,他很老套得回答“喜欢一个人哪有什么理由。”那时候是在QQ上聊的天,虽然是同班,但是也不知道他是谁,长相。还是看座位表才知道他坐哪,离我的位置很远,我时不时会看他,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有点近视了,也不敢跟老爸说。看不清脸。于是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认为他长得还好吧。

高考结束后,鼓起勇气约坚坚出来,准备来个动人的表白。

   
他跟我表白,我答应了,因为那时候班里已经有对情侣了,他们也是在QQ上表白后在一起的,但是在班里并没有说过话什么的拉过手什么的。于是我也就心血来潮得跟了风,况且对方人长什么样,坏不坏我都还不知道。

坚坚不傻,小蒋的心思他怎么看不出来,礼貌地谢绝了小蒋的邀请。

   
我们班里有些类似于小混混的男生,对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这些超级八卦,知道了就全班宣扬。领头的一个男生经常欺负女生,拿书打,扔,对女生都还不留情的一个。

“我喜欢你”,小蒋胆战心惊地在QQ上言简意赅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他跟我表白成功的时候说,他会去跟那个混混头说不让他欺负我,我就因此而动心。周日的晚自修我们回到学校来,我到教室的时候,班里一群人围在一起,都是那些坏学生围在一起,叫着猪头。跟我表白的那个男生名叫谢瑞江,别名猪头,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叫猪头的原因,以为长相很像。那群人看到我之后,叫着猪头嫂子。我的心疙瘩一声,莫名奇妙什么鬼。那时候已经分了座位,他就坐在我旁边那个组,中间隔了条路。

一个小时过后,小蒋毫无悬念地得到了预料之中的答复

   
那个混混男生跑过来坐在我前面那个位置,说“看着你老婆哇,猪头。”于是两手摩擦了摸在我脸上,我顿时很恶心。对他开这样的玩笑,对得起我?然后这一个星期都在起哄我们的事情,但是不敢摸我脸,因为我告诉老师了,混混头也不敢。我厌烦了这些流言蜚语,狗屁保护我。

——”对不起。”

   
于是回去那个星期的周末,我很果断发星期跟他说了“我很累了,不想玩了。”然后把他删除了。(QQ上,我们没有互加电话)

事后小蒋跟我说,其实自己当初就知道表白肯定是以失败收场的,只不过没想到会衰到连表白都不能当面讲,而只能在QQ上说一句无足轻重的“我喜欢你”。小蒋其实是想在表白被拒绝之后报以一个微笑,然后和自己的高中生涯做一个告别。

   
这个故事就从初一下个学期开始讲吧,因为第一个学期以为谢瑞江的事情,我们基本都没有再说过话了。

“没想到,连好好地告别都这么难,真衰”,小蒋苦笑着摇摇头,然后不说话。

   
第一个学期末考试前一个晚自修,班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我还留下复习,一个女生过来请教我一个问题,我思考之后还是不会,看他(李一平)还在,问他,他跟我说了解题思路,但是我认为是错的,他看了之后硬要说对的,我们争论不休,还是没有做出来,我们就开始说别的话,说了一些蠢话,我会打他,他不还手,满教室被我追着跑。

在后来的事情就是,毕业典礼那天,小蒋拿着相机满世界去找坚坚合影,却发现别人一直躲着自己……

   
直到初三也下晚自修了,我们也走了,隔着一层楼的时候,我朝着他喊“希望你今晚做恶梦。”然后互相笑笑回各自了宿舍。

罢了,高中再见……

   
第二天早上的早读完后就要到各自的试室开始考试了,早读要下了的时候,几乎全班都有在聊天,我和他也聊了起来,不记得那时候他说了些什么激怒了我,下了早读追着他打,他和我同个试室,拿着书追着他打,下了楼梯转弯的时候人不见了,我走过去,吓得我蹲在地上拿书护着头,因为他在转角上站着举起书来伏击我,但是只是吓吓我,看到我吓蹲在地上,他笑着跑进试室,我也进了试室。

2.

    考了两天的期末考终于考完了。

“我刚才在地铁站台上看到坚坚!”

   
回去的时候我们加了QQ,那天早读我准备写他手上的,他缩手回去,让我写在英语本上。总感觉对我有点芥蒂,也是我对他有好感了。

刚毕业实习那段时间,在坐地铁的时候看到小蒋给我发来一个微信消息。

    QQ上和他寒假会聊天,也就是放假的那几个晚上都很经常,之后就不了。

”不会啊,坚坚回老家工作了,不在广州。“

   
转眼开学,位置换了,我不再是坐他前面,我们隔了一个座位,没什么话说,第一次月测后座位又分回来了,我们又开始了打闹,他换了个同桌,也学着叫我师姐。就这样的时光到了期中有了转变。还是换个座位,我坐的比较靠前,后面有个挺娘炮一个男生,爱学习。也经常会吐槽他或者是问他问题什么的。但是他居然喜欢了我,可能是朝夕相处就这样产生了情愫,但是我那时候并没有喜欢谁,就单纯的打闹也能出感情?李一平经常也会过来他同桌的座位上,我会跟他们一起聊天。

大四那年,小蒋没考上老家的公务员,只能和大部分的毕业生一样,在广州租房子、挤地铁,温水煮蛙……而坚坚则选择回到老家工作,两个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交集的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被生活和时间推着不断前行。

   
七夕那天(周末),英语科代表收到了男朋友给她的巧克力,而娘炮发信息说李一平可能会过来跟我表白,我说不信,最后那天晚上,很套路得跟我表了白,我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说以后要考什么学校之类的,那时候也快期末了。李一平知道喜欢我的人就是那个娘炮,他经常会跑过来,不用说我也知道,可能吃醋。

两个人都一样,在大学都没有谈过恋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