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少年路上 – 韩历文学网

不经意提起的往事,在这个寒冬腊月,愈演愈烈。一些被岁月堆积,被时间搁浅的记忆,成了一个个的故事,在往事里。蓦然回首,曾经以为模糊的少年的影子,又一次清晰的脸,才发现丢舍不掉的人,一直刻骨铭心;可是,今生,再不能回首;如同雪地里的脚印终将被覆盖,或者融化在泥泞的路上一样,我们只能默默接受着一点一滴揉碎在成长的路上,在年华盛开时,在漫漫记忆的长河里……

【教师】写作源于生活,有了真实的生活体验,优美的文字会自然流淌于笔端。看!一节酣畅淋漓的体育课,让孩子们飞奔了起来,文字也随之飞扬起来。

小阮者,宜城人也。无字无号。尝毕业于安徽重点大学,风华正茂时上任为某大学体育老师。十八年前鄙人刚好就读于尊校,也就理所当然地邂逅此人了。
  大二那年,第一节体育课,也就是我辈与小阮老师的第一次接触。我们念的是师范专业,啃了一上午圣贤书的我们飞到操场,如释重负,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姐妹连运动服运动鞋都没有来得及换。应该没事吧?去年有好几次我们忘了换,穿皮鞋不也照样活跃出无法阻挡的青春来了吗?明明知道这样做很不符合规定,因为凉鞋或皮鞋在运动时往往造成弹跳无力、跑动缓慢、肌肉紧张、落地不稳、动作拘谨。不仅锻炼效果差,而且还容易造成崴脚等运动损伤。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对自己说:“就这一次,就这一次了!下不为例!”
  排队时,我们几个女生故意往后边站,以免引起老师的注意,我的天,怕啥来啥!“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出来,回宿舍,换鞋!”我们用求助的眼光瞄着他,迟迟不走,看他会不会真的让我们回去。“动作麻利点,我是为你们好!”切!为我们好?您老就那么不会怜香惜玉?凶什么凶?以前“老葛”上体育课从来就没对我们凶过!于是一边愤愤不平地回宿舍,一边怀念起“老葛”对我们的好来。唉,他日我若为师,绝不这样冷血!
  回操场后,老师对我们态度好多了,可我们从此也跟他结下了“梁子”,挑衅似的看着他,看你能把体育课折腾成啥样儿!忘了给诸位介绍了,这哥们块头很小,瘦不拉几的,个子比我们班个别女生还矮一点儿。说话一口的安庆口音,得了吧,我也不打算认这个老乡。这么严,第一次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存心跟我们过不去啊?离他远点吧,明天还不一定让我们尝什么苦头呢!对了,长得那么秀气,跟姑娘似的,我们免费送他一个外号曰“小阮”。就冲这个名号,看你在我们心中怎么高大起来?
  有一天上课前,有个女生刚好处于生理期,绕操场跑几圈的热身运动怕是有点为难,可是我们谁也不好替她开口请假,一来因为小阮不喜欢我们找借口磨洋工,二来他是个男老师,我们也着实开不了口,实在是有些尴尬。那年体育老师紧缺,不然学校的体育课向来都是男女分班上,我们应该是那个可爱的女老师教。彼同学耷拉着脑袋,一脸沮丧,打算硬着头皮慢慢跑,并做好了挨小阮老师批判的准备。她捧着腹部开跑了起来,小阮老师估计是看出了点什么,把她叫住,让她去旁边树底下坐着休息,同学欲言又止,老师挥手让她别解释,然后带我们其他人上课去了。耶?这小阮同志居然也有心细如发、通情达理的时候?
  又是一堂体育课,我比别人多了份紧张,因为那天练习后滚翻,我生性胆怯,再加上小时候曾经因为翻跟头跌倒过,受惊吓后一直心有余悸。这个坎儿多少年都没有迈出过,一看到别人翻,就吓得不敢看,直哆嗦,传说中的恐高症患者站在高处心情或许不过如此吧?但是这次不翻他会放过我吗?期末测试谁要被补考,生死大权全在他手里啊!豁出去了,闭上眼睛,让同学帮忙把我硬拎着掰过去,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但是那动作不规范啊,白费力。怎么办啊?小阮来了,由蹲撑开始,双臂推撑均匀用力,身体后倒,臀部,背部,颈部,头,一次着地,滚动圆滑。当双脚着地瞬间,迅速抬头,双手支撑推地,上体抬起成蹲撑。俨然是教材上文字的动作版真人演示,小阮老师小巧的身材如此灵活,如果不是作为老师,我还以为是大师兄派来的救兵呢!他告诉我不用怕,慢慢来,并教会我安全动作要领。让大家都帮我练习。我怎么感觉有点佩服他了?呵呵,其实,他好像也不那么可恨。
  学校每天清晨都组织晨跑,并实行人工打卡,因为那时没有先进设备。天还没亮大家都纷纷活动起来了,从南门出发,绕学校外面街道的人行道跑,然后自东门进入,门口有值日老师打卡,即在纸卡上签字。由于学校培养的是将来的人民教师,制度特严,以致近乎死板。一般没带卡就等于白跑了。偏偏就有触霉头的一次,我兴致勃勃地跑在所有室友们的前头,自以为拿了个第一,可怎么也找不到卡,不是丢了就是忘了,大冬天的呵口气儿都能结冰,路上冻得失手扔了完全有可能。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扣分、通报、处分,一切皆有可能!可我明明跑完全程了呀,委屈、无助,我蹲下来,不言不语。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找不到卡了吧?回宿舍看看,我可以证明你的确晨跑过了,找到了我给你划上一次,找不到想办法申请补办。”是小阮老师那熟悉的乡音!我抬起头,竟然一点也不感觉他的矮小,反而多了份阳刚!嘻嘻,英雄不在身高吧?
  转眼就要毕业了,因为要实习并准备毕业论文,最后一学期体育课不上了,最后一课竟那么的让人留恋与不舍,我们活动了一阵之后,不知是谁提议,要分组跟老师留影,纪念我们从不了解到消融了误会再到无比眷恋的相处历程。一张张照片定格之后,发现小阮老师居然笑得如此腼腆,男生分两路拥其左右,仿佛多年的兄弟,女生则把他当成大哥,亲切地请他签名。回放往事,竟发现许多不曾注意的改变,胆小如我,也参加过一次运动会的短跑接力和系里的拔河比赛,体弱如我,竟也一年多没患感冒,体育考试也得了有史以来的我自己的最高分记录,全班无一人补考。这一切,难道与小阮老师没有一点关系么?
  多年过去,小阮老师或许已成熟了更多,学生们可能再也不会以小阮相称,但是我们却根本不想去改掉这个称呼,就把这当做是对青春的一种回忆和纪念吧。教师节到了,想起小阮老师了,你在他乡还好吗?
  

谢小米的十五岁,和很多同龄的孩子一样,喜欢坐在走廊上,对着书,做着遥不可及的梦;喜欢在学校的某个角落,偷偷地看着心仪的男生;喜欢上课的时候发呆,喜欢对着小说喜怒哀乐。

温梓钦同学

图片 1

2017.9.13星期三晴

晴转多云,多云转阴,阴转暴风雨,暴风雨转雨夹雪。这便是我这一天的心情,为什么?让我来告诉你,今天下午我们上了一个让人难忘的体育课。

我刚和同学刚下楼到操场集合,就听见有人在念叨,听说六班跑了十圈,那一个个大红脸呦;五班一开始跑了三圈,但是因为俯卧撑没做好,又让女生加了十圈,男生加了五圈……Oh,
No!那么多圈,这么热的太阳,还让不让人活了。我的小命不保啊!

正当我走神时,传来一声“站队”,把我拉回了现实。“热身活动开始,跑步三圈!”邸老师宣布开始。“呼哧,呼哧”跑完三圈后,本以为活动活动筋骨,就可以了。可是,真是万万没想到,又让我们跑了三圈,本以为再跑完就结束了,但是,老师说我们跑的不好又加了三圈,我的老天爷呀!加一圈后还不行吗,竟然是三圈,还有天理吗?没办法,我们咬紧牙,迈开艰难的步子,跑呀,跑呀……终于结束了。我的小命啊!…..

你说这是不是难忘的一天?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的某人被同学流传在课间,谈笑在耳后时,谢小米的心开始疼痛,开始封闭,开始筑起了长长的思念……

张佳同学

图片 2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晴

啊!老天爷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风和日丽的下午.阳光照亮大地,还还伴着些许的微风。可我们有着生不如死的感觉。

下午第二节课是体育课,本想着可以休息休息大脑放松一下。但是体育老师真的是不通情达理,十一圈,一圈三百五十米,一共就是3850米啊!开始的三圈已经让我气喘吁吁了,谁想刚稳下脚步,噩梦就又开始了。“再跑三圈!”体育老师用粗大的嗓门喊着。

一圈,两圈,三圈,就快要看到希望时,老师又让加三圈,这不是要了我的小命吗?可谁也没有办法,跑就跑吧。谁知道我们跑的速度比赶着投胎的人都快我头发上的皮筋也不知所踪,几圈下来我已经累成狗了,脸红的像只苹果。

刚刚跑完就下课了,我们一齐冲向水管,我们看见了水像是闯进了天堂,那个感觉真好,水啊!水啊!我头一次这么喜欢你!

爱情的种子萌芽时,少年的心亦是冲动又害怕。

赵倩倩同学

图片 3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晴

“秃鹰呼叫老鹰,喂——喂——”大清早就传来了代号传呼。噢,原来是我前面的“大将”杨彪传来的,然后我斜后方也传来了代号为“老鹰”邱泽林的应声“唉——唉——”原他俩在商量“扎气球”!

所谓“扎气球”便是气我的同桌齐雅轩。只见他俩一会儿说:“凉水里有蛔虫!”一会又冒一句“酸奶里有细菌!”只见我同桌一生气,啪!把桌子拍响了。“你们想干么?”杨彪顿时愣了一下,说了一句:“咱俩先挂了吧,电话费可高啦!”

说完后,便也恢复了平静。“扎气球”计划实施完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