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0

时钟的滴答滴答声,让我觉得一小时的煎熬,发呆的我望着远方,听着这无聊的细微的声音,开始思索现在的我,发觉大学的日子竟让我无法整理复杂的情绪,无法合理地安排生活,无法快乐充实地度过每一天,这一小时长到让我不自在,让我烦躁,让我抓狂?大学的生活难道真是如此吗?四年的时光,四年的年华,四年的成长,我要用发呆的方式让时间匆匆流逝吗?我似乎太傻,太天真了。可是说实在的,离家甚远,从小在呵护下长大的我确确实实想家了,想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了,但更想念的是过往。过往岁月里的,哪怕是辛酸,泪水或失败,哪怕是疲倦,伤痛或无奈,更别提那些快乐,骄傲与成功了。这些曾经以为长大后会忘的一干二净,会满不在乎的所有,为何我竟开始怀念起它们,我是怎么了?大学生活的自我主张,我行我素,张扬自我,不是高三那年埋于苦读的自己一直渴望的吗?大学生活的轻松上网,广交朋友,游玩胜地,不是儿时单纯的我一直梦想的吗?大学生活的别致课堂、寝室、学校,不是从前老爱抱怨的我一直羡慕的吗?而现在,我到底是怎么了?趴在阳台看着钟表的我,分明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自己,输给了感性,一小时后的我怎么发现眼角微微有些湿润了?将记忆拉回小时候,在全家的疼爱下长大,从幼稚园开始到小学六年级毕业,爷爷奶奶便成了我的“私人司机”,每天一早,或爷爷或奶奶就会蹬上三轮车送我去我最讨厌的地方——学校。爷爷的风格是匀速驾驶,无论时间有多赶,不管我会不会迟到,他总是不紧不慢的哼着只有他懂的小曲送我到目的地;奶奶不同,她似乎更体贴,当我可能会迟到时,她总会带我飞奔,而我却从不在意她老人家一路有多喘,只是简单的一句谢谢就作为了报答。九年,几乎每天送我去接我回,很少有间断,那时对于我来说,放学了便是一天结束了,每天每天他俩总会特意准备一个硬币,给我放学买零食吃,每一天,日子平淡而充实,里头有过生气吵闹,有过开心感动,可是日子总归是平淡多于惊喜,曾经以为这一切怎么也不会成为我刻骨铭心的记忆,但是,渐渐长大,慢慢懂事,多了一份领悟:爷爷的匀速驾驶是启迪我人生之路没有谁应该围着我转,没有谁是我一辈子可以依靠的,没有哪种生活是由它适应我的;而奶奶的飞奔更是让我学会了反思自我,年迈的她会老会累,怎么忍心让她为了我的懒惰耗费力气?怎么可以把她对我满满的爱当做一种放纵?我讨厌那时的自己。我怀念过往,想要留住这一切,可是,无奈要长大,所以脚步脚步请慢些吧,脚步脚步请慢些,请给我个时间祭奠过往,让我成熟。原谅现在的我还小,允许我给自己思考人生的空间,那张已被冷落在角落的陪伴我九年的板凳,那些“早出晚归”的日子,那段与家人每天在一起的平凡幸福,都是我怀念的,种种不是我无话可说,而是想说的太多太多。脚步脚步请慢些,请给我时间缓冲自己,让我理智。明白不得已在外求学的无奈,必须长大的现实,暂且远离家的难过,因为这一路必须前行,一切不是常记脑海,而是放在心底。脚步啊,慢些呗,我们总在一路向前,为了所谓的梦想,目标与追求,可是是时候放慢脚步,静下心来,去看一看海,海很大,大到勇往直前的我们可能会忘了过往,自以为了不起,而后却发现额头的“川”字多了,脸上地酒窝少了,那样真的值吗?所以啊,年轻的我,年轻的我们,让我们一起歇歇脚,怀念怀念一切该怀念的,把握把握现在已拥有的,展望展望未来要追求的,做个感性与理性同在的感性人,做个成熟与幼稚同存的成熟人,做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真正的大人。2014年3月3日

从小是跟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他们对我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记得我特别小的时候每天早上总会先看看爷爷奶奶和妈妈分别做什么饭,然后决定自己跟谁吃,每天早上洗完脸之后总会去奶奶那里涂雪花膏,每天放学回家都会有爷爷奶奶在家里等着。

 
我出生于农村家庭,小时候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不幸的孩子;那么咱先讲讲小时候的事情。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块最柔弱的地方,我心里这方地带就是我爷爷奶奶在我心中的地位。

妈妈爸爸离婚,让我产生了很大变化,也不爱笑了,也不爱说话了;整个人看上去傻傻呼呼的。每天坐在门口的小桥上望着远方,那是妈妈每天下班回来的路,眼泪啪啪的掉;爷爷奶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我满满的长大了,上了大学了,爷爷奶奶也逐渐的越来越老了,我长大的速度远远的比不上他们老去的速度。

 
就这样我一天天的长大了,奶奶还是什么都不让我干,袜子我都不会洗,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给我留着。奶奶爷爷的疼爱,让我成为家里的小霸王,学习特别不好,从来没写过作业,奶奶爷爷也管不了,爸爸不管我,妈妈由于从小没给过我母爱,不舍得管我。转眼间我初中要毕业了,高中我是考不上。妈妈花钱给我送到外地去读中专,学费很生活费都是妈妈出的,学校是我自己选的,刚去新环境很是好奇,没有几天,新鲜劲过去了,特别想爷爷奶奶,他们年纪大了,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了,我又离他们那么远,总是深夜里啼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