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服药高达332150粒,今朝治疗10天获新生

就在前几天吧,我一个朋友说她要离开这座城市,至于要去哪里我也没有多问,她自然也没有具体的告诉我。我没有阻止,只是说她钱都没有就别说要去哪里这种话了。我不知道我这算是一种嘲讽还是担心,只是觉得她这个想法不实际。

**我不想宣传什么,真的,我就想帮助别人,我被关进过精神病医院,大家都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样,我要让大家知道,抑郁症不是精神病,是可以完全看好的,我不怕你们公开……”**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正在亲喂着快五个月大的儿子。而前一分钟我正抱着他在厨房炒菜。

她原本是我的小学同学,那时候只觉得她这个人身体不好,因为隔三差五的她妈妈就会带她去医院,不是因为眼睛,就是因为脚痛。我想着这么小的孩子怎么那么多毛病,关于她的其他方面我还真是从来没有关注过,况且她真的没有什么特点,除了那一身的毛病很是突出。

–15年重度抑郁吴晓娜

就算日子过成了这样,孩子的爹竟然觉得我耍的都要飞起来了,为了很多事情不断争吵。

初中时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不过对于她的校园生活也有一定的耳闻。别人口中的她很极端,很容易激动,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想她的这一切都来源于自卑吧。听说有时她喜欢拽别人头发,有时的她会掐着别人的脖子不放,有时别人随意的一句话不知道又触到她哪根神经,她会无比暴躁。后来她告诉我,她时常跟同桌在上课时躲在课桌下打架,也时常被老师发现。我想这种激烈的运动,老师不会发现也不太正常。她是自卑的,这一点我一直坚信。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会遇到那么一些男生,你会想狠狠的骂他傻逼之类的话。

当我接到通知要去采访一名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患者时,在我脑海就立马浮现出了一个躲在角落低头不语、怯懦、女孩的画面。我很茫然,我不知道从何下手,怎样去了解一个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女孩,我担心我会不会触动到她……然而,当我抱着忐忑好奇的心理前往专家办公室时,看见坐在办公室的是一个穿着朴素,皮肤白皙,气色红润的女孩,她看见我们就和我们笑,很甜美。专家李桂艳,告诉我们这个女孩就是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吴晓娜。当时整个办公室静了,仿佛能听到尘埃落地之声。

这些文字不是为了指责任何人,而是讲自己的故事,为这么努力的自己鼓掌,更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出口,别在抑郁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把未来的日子熬下去,熬过去!

她的初中时代遇到了那么一些傻逼一样的男生,说她的长相怎么怎么样,这些在我看来是残酷的,或许很多人觉得那些男生说的是事实。说真的,我觉得他长得还算过得去的,丑人千千万万,可能我对于美丑没有什么概念和标准吧。这些残酷让她越发自卑,也越发暴躁,朋友更是没有几个。

“男生就拿纸团团投我,看我动不动,我就是不动,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傻啊,我怎么就不动呢?让他们嘲笑我是木头人……”

觉得自己熬不下去的想法越来越频繁,思想越来越极端,居然会害怕夜幕降临的时刻。

我高中时她读了职业学校,是护理专业。对于她学护理这个专业我觉得不能理解,因为不论怎么看,她都不适合这个专业。我向来觉得她很笨拙,对于她以后要当护士我完全不能想象,我还常常说她是在祸害人间。她就读的学校基本是女生,男生自然沦为所谓的“抢手货”,不管是什么样的货色。可能男生在她的生命中总是在扮演讨人厌的角色,所以我能感觉到她对这堆货完全没有兴趣,甚至很厌恶。这似乎是第一次她嫌弃男生比男生嫌弃她要厉害的多,我也没有在意她每每说起学校里的人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知道她很厌恶。

“我那会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老师都特别的喜欢我,我也是父母的骄傲,并且人家都说我在村里长得最秀气的,一点都不像村里的孩子,我自己也是自尊心特别要强,特别力求完美。然而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有女生说我的手又大,又粗,又胖,难看死了,男生也专门的把手拿出来给我比,说我的手比他们都大,更让我受不了的是我姑姑和伯伯说我的手天生就是干活的命。那会我就开始觉得很自卑,不想个别人说话,就开始害怕人群,我怕我一出现,人家就会看到我的手,我时常想以前别人的赞美,那肯定都是骗我的,从那之后只要有人赞美我,夸奖我,我就会情绪激动,并且很憎恨她们。记得那会我12岁,人家都知道我们村有个女孩,不爱说话,不爱出门,像个木头人。听到他们这样说,我就更加自闭,更不爱出门和说话,我就知道学习、学习,我每天不论是上课还是下课,我都坐在教室里不动,男生就拿纸团团投我,看我动不动,我就是不动,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傻啊,我怎么就不动呢?让他们嘲笑我是木头人……”吴晓娜现在回想当初的种种画面时,各种的后悔和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些烦恼,就算告诉了另一半,他也不一定会懂,甚至可能引发新的矛盾。而这些矛盾,解决了这一个又会有下一个,没有尽头。人生,真的太苦!

我18岁,她20岁。我从初一开始就注定每个月要花上一些钱在女性必备日用品上,而她虽然比我大两岁,却还没进超市买过一次女性日用品。没错,她
20了还没来过月经!刚开始我只是觉得可能有些人比较晚吧,她说这也太晚了吧!后来她说想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病,我自然也是支持的。是她妈妈陪着去的医院,检查了之后她也没有告诉我结果。我想应该是没什么毛病,但还是问了她结果是什么,她骗我说没事。后来在我锲而不舍的追问下她还是说了结果
——天生没有子宫!我忘了是怎样逼她说出结果的,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过于残忍。我问她为什么骗我,她说害怕我嘲笑她,这个回答倒是让我觉得可笑,我不知道我能拿什么理由嘲笑她。后来她像个没爹的孩子那样哭着跟我说她的同学们都嘲笑她没有子宫这件事,我很不能理解,那些人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嘲笑她的,我不能想象那有多残忍,只是觉得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这就是我抑郁的诱因,在我心理埋下了种子,我自卑,我怕他们嘲笑我,少言少语,怕人群,封闭,真的这些词用在我身上,都不为过,我有太多的形容词来形容。”这时的吴晓娜,停顿了良久,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这是她抑郁的根源,尤其是亲戚的嘲笑,让她病情加剧。

刚熬过了新婚的磨合期,便开始要面对生儿育女的恐惧。刚初尝了为人父母的喜悦,便开始面对接踵而至的婆媳关系。

她曾跟我说过家人对她的种种不好,我想这就是她的人生吧,并没有太多同情她的情绪。一次陪她去体检时,她说那次妈妈陪她去医院检查,知道结果后她妈妈很气愤,觉得这种事情很丢脸,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明这件事情是丢脸的。当时我还在心里暗暗的数落她妈妈,至少她也不能理解妈妈的想法。连家人都不鼓励她,她的失望可想而知,她的痛我不能感同身受。

“订婚彩礼已经备办,他表面对我挺好的,却背着我回家相亲,和他的家人到处宣扬我有是精神病。”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女汉子,关于怀孕生子,只要自己愿意,绝对不是问题,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但是现实却给了我一个大耳巴子,让第一个孩子胎停,无情的嘲笑着:“你丫别得意,一切皆有可能!”

没有子宫,对于一个女性来说还是算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这至少关乎生育问题,甚至关乎她以后是否能顺利结婚。一次她告诉我以后不想结婚了,我倒是不觉得惊讶,这个想法或许每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性都想过吧。就连我这个具有生育能力的女生都想着以后不结婚,更何况是她呢。虽然她时常这么跟我说,但我觉得她还是想结婚的,只是她害怕自己不能生育,会被男人抛弃或是嫌弃。

“这个男生长的可帅了,有1米八多,皮肤特别白,那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小时候就暗恋他。我们开始很好的,后来他发现我开始低落了,开始烦躁了,不想见人,不想说话,我告诉他是想他带我走出来,他不了解我。可是那会儿,我们双方家长都见面了,结婚的彩礼都谈妥了;而我情绪极度的不稳定,后来就住院了,他也会每天到医院来陪我,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骗我,没有跟我任何解释和商量,背着我回家相亲了,还和他的家人说,我是精神病,我不正常,他家那边的人,都说我是精神病,是个不正常的人。”当我看到吴晓娜说起这个差点与她走入婚姻殿堂的男人时,她的眼神和神情还是洋溢着崇拜和爱慕,说到他背着自己回去相亲的时候几度哽咽,我想这件事情对吴晓娜来讲,又是一个很沉痛的打击。据她描述,也真因为这些事情,吴晓娜的病情格外的严重。在石家庄心理医院治疗过,在鹿泉也治疗过,都无好转,最后被无情的关进了精神病医院。

从我们结婚到有自己的第一个宝宝,中间过了8个月。在这期间,我们既要忙装修,又要磨合感情,那段时间挺累的。可宝宝还是如约而至了。

我有时会告诉她或许她会遇到一个不在乎这件事情的人,虽然我相信有这样的男人,但我还是不太相信她会遇到。有时我安慰她说不结婚也挺好的,一个人生活多自由,想干嘛就干嘛,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她都愿意听,但她心里还是有太多的害怕和顾虑,其实我都觉得她的婚姻生活应该会出现很多问题。或许是命运弄人,越是需要爱的人越难得到别人的爱,总不能强求这样一个女子去勇敢追求爱情,我觉得这会太过残忍。

“人家残疾人就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你怎么不能,出去工作吧。我想我这种状态,我出去工作我会死的。我割脉自杀过,我服过毒,我也意图跳过楼……”

端午回家的时候,我妈还说都过了那么长时间了,你们怎么还不打算要一个宝宝呀?我说我们一直在准备呀,现在不是装修太忙太累嘛。总会有的呀,不着急。

她在大概一年前已经放弃了学业,好像是没有考护士资格证,也不能当护士。于是她开始在一个中国移动营业厅里上班,简单概括她的工作,就是给别人交交话费之类的。她说这个店是她二姐开的,她由于找不到工作就将就在哪里工作。我也是一次去店里交话费时才知道她在哪儿上班的,当时我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欣喜,只记得很激动,不知道是出于何种感情。

“我有病,我自己承认,只是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都认为我没有病,我是脑子有问题,每当我看见父亲把饭端到我床前叹气的时候,我很自责,看着他们带着自己的外孙女还要照顾一个已经近30的女儿,现在应该是他们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啊,我想好起来,但是我是有心无力。我去各大心理医院治疗,心理医院,针灸医院,精神病医院,还去找过“大仙”我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她们都不能理解我,根本就没有耐心听我讲,总是不耐烦的听我诉说,而我说的那么详细,我是怕医生不能确诊我的病情,我只想治好我的病,像个正常人,可是那些医生就说“人家残疾人就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你怎么不能,出去工作吧。”我想我这种状态,我工作我会死的。医生就给我开药,当我问到喝多久能治好的时候,他们都会说这个不确定,关键看你自己,我就觉得他们就是骗子,欺骗我,赚我的钱。我割腕自杀过三次,服过毒,也意图站在很高的楼上,想往下跳,但是我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我没有勇气。”当吴晓娜伸出手给我们看当初她意图自杀在手腕留下的刀疤,真的很触目惊心,眼前这个俊俏的女孩承受多少我们不能理解的病痛,她所谓的“我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我觉得那不是贪生怕死,那是她内心对生的渴求,对快乐的渴望。

端午回家之后就真的怀孕了。那个时候心里挺埋怨我妈的,说什么不灵,就这一次一说一个准。从内心深处来说,我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呀!我很慌乱,也很惶恐,却又很开心!

她这的人做什么都做不长久,我不喜欢她这种做事态度。就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她又把工作辞去了,原因是她二姐总是讽刺她,说她做事不够认真努力,其实这不算讽刺,她确实是这样的人。比如,她在辞职前一个月就把店里的钱弄丢了,丢了1600元,原因是店里装修得太宽敞,她照看不过来,这个理由实在牵强,那间店面顶多十平米。于是我想她变成现在这样,是不是因为她喜欢埋怨别人,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每天我大概要吃7种药,每种药10到20粒,这十几年我都这样。家里人都已经放弃对我的治疗了,母亲告诉我,我们活着就养着你,我们死了就算了吧。”

可好景不长,在怀孕快两个月的时候,被告知胚胎停育了。

几天前我们去逛超市,她便告诉我她想要离开这里,去一座陌生的城市。我问为什么,她说她想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对她刮目相看。我很赞同她的想法,但是我知道她现在这种堕落的模样根本只是说说而已。于是我对她说,你钱都没有,能去哪里!能不能不要那么不切实际,能不能想一些实际的事,比如找一份工作,先存一些钱,不然去了别的城市睡大街上吗?她告诉我她还是想当护士,不想做其他的工作,这次我没有说她祸害人间,这是或许是她的梦想,我没有权利打碎她的梦。只是她好像坚定了自己要离开,其实她真的要走我也不会阻止或是挽留,只是觉得她太不成熟,或者说没脑子。后来我又告诉自己,或许她的离开是对的呢!我只需要在心里祝福她过得好,只是过得好。

这十几年来,我的病一直是时好时坏的,也因此我大学晚毕业了三年。现在我已经28岁了,大家担心我的以后,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那个人是二婚,年纪比我大很多,但是家在市里有房有车,我的父母特别想让我能成了这门婚事,父母还请了“大仙”来算命,如果这次算准了,就出重金让大仙来治我的病,大仙告诉我父母说我们是一路人,能成。那时我也觉得我有救了,只要他能带我走出来,我就嫁给他,但是那个人不理解我,最后这门婚事没成,父母留在大仙那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而我还是每天要吃7种药,每种药吃10到20粒。来治疗我的病。十几年这样过去了,就在去年,母亲对我说“我们活着就养着你,死了就算了吧。”家里对我的放弃,我也已经死心了,即便弟弟说,姐以后我养着你。我就觉得我以前是他们的骄傲,现在我是他们的累赘,笑话,负担。”此刻的吴晓娜,说到对父母的亏欠,对家里造成的负担,她每一个神经里都渗透着愧疚……

因为胚胎停育,我必须要经历人生中从未经历的又一场恐惧。我伤心我的宝贝的离开,我更害怕流产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小手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算手术,或许就像感冒吃药一样简单。

可能每个决定离开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离开对于她来说可能是一次蜕变,是一种重生,哪怕离开是错误的,至少她选择过而没有仅仅甘于被选择。她的痛我没有痛过,连愈合我都觉得是件太遥远的事情,我们依旧抱着自己的痛楚默默生活,换个地方,疼痛或许会继续生长,或许会停止生长,重要的是我们换了一个没有伤害过自己的地方继续活下去。

“我宁愿是残疾人,我也不想活着,可是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就想着去当尼姑吧,或许我念念经,我就好了,没想到前往的途中我却阴差阳错来到了黑龙江华慈医院,最后赌一次,这一切都太对了。”

从知道宝贝停止发育到下定决心流产,为时七天。县医院的医生那简短冰冷的话语,让我气愤。也许她们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对于我和先生来说,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宝贝,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和分享他到来的喜悦,就要面对无缘无故失去他的痛苦,我们没有任何的思想和心理准备。我的情绪变化很大,先生一直都比较稳,我还比较怨他,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宝宝的状况,后来他才告诉我,当看到胎停育那三个字,听到医生对我讲的那冷冰冰的话语,其实他很想冲上去揍她一顿,可是他不可以,他不能!在面对情绪失控的我的时候,他必须平静好自己的心情,才能够有充足的精力还照顾我的情绪和身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