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六月硝烟

2011年,冬。是我和房子相遇的季节。年末我跟着家人去南方,在哥的婚礼宴席上我往QQ空间里传了一张粉红猪的照片,房子对那只猪一直惦记到来年开春。

“还有多少天就高考了,我看到有些同学还是不紧不慢我就想踹死你。”

图片 1

2012年5月19号,星期六,晴。房子没有来上课,那个下午我用整个自习的时间着魔似的写便利贴,以至于快要粘满丫的保温杯。我记得那个时候正流行一个笑话,说有一个精神病人每天打一把伞在路边蹲着,有一天下雨了,这人看到街上终于有一个跟自己一样打着伞的人,于是欣喜若狂地跑过去问那个人,“你也是蘑菇吗?”房子听完这个笑话后不厌其烦地或者莫名其妙地笑了好段时间。

“咱现在就要把每一次考试都当成高考,你们就看一下你们如果现在去参加高考能考多少分,再对照一下去年的分数线,差不了很多。”

高中这一年用过的课本加上不少复习资料、试题考卷,是高三考生不可磨灭的记忆。对育才中学复印室的刘英来说,这一年来,她为高三复印的卷子,堆起来估计可以冲破天花板。

2012年6月22号,星期五,晴。高考突然成了班里最热门的话题,房子跟我站在楼道尽头的窗户前,我们的眼前是施工中的新操场,丫突然转头问我,“想考哪儿去?”我记得当时我大言不惭的说了,“西安”。丫看着我笑了,我们曾经都单纯,都相信世界是美好的。

“高考是什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分就是一万人。不久几天了,再苦再累也马上要结束了,多看多背多写。”

繁忙工作

2012年10月4号,星期四,雨。高三的第一场月考我的名次直线降到了班上的后十名,于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接受各科老师们的谈话,房子在第一个晚自习下的空档给我分析被我拿的脏兮兮的考卷。我们都曾经那么殷切的想把一件事认认真真做好。

……

3天复印8万多张卷子

2012年10月28号。早课前,房子绕过半个教室,把屁股挪到前排座位上跟我说“哎!昨天是你生日吧。”我愤愤地咬了口洋芋煎饼,慢悠悠地跟丫说,“早不过了。”然后继续翻我的书。其实我想说,我很高兴听见你说你记得我的生日。

图片 2

育才中学有一栋二教楼,从去年9月份开始,底楼的一间教室变成了复印室,40岁的刘英成为了这间复印室的主人,见证了高三学生们一年来的辛苦。

2012年12月7号,星期五,晴。晚上是高考报名统计的日子,我知道我成绩依旧差的一塌糊涂,也从那触目的倒计时牌上知道离高考的日子在一天天拉近。听着房子云淡风轻地说班Sir的人品如何如何,我默默盯着我的书,只是一个字也难以装进像是被轰炸过的脑袋里。因为班sir说高考考场上被安排在一起考的机会也是有的,所以关系近的同学报名的时候可以报在一起。房子的抱怨灭了我想跟丫报一块儿的念头。最后报名册上,我们的名字中间隔了好多人。那晚是我第一次讨厌这个人,因为丫的正直,因为我的侥幸心理遭到了戳穿。回家以后,我在日记本里用重重的笔画写下这句话,“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念书。”

我的高中

刘英是开县人,去年,因为儿子进入育才中学就读高一,她也来到重庆陪读。随后,刘英进入复印室工作。

2012年12月20号,世界末日。晚上回家在qq空间里兴奋的给人到处留言,迎合那紧张又有爱的氛围。我对房子说“世界末日了……”丫回复我的留言“亲,我们私奔吧。”在某些突然的时刻里,我们的爱会淹没恨。

一晃三年过去了,正好是一个高中的距离。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同学转发的高中老师为高三生加油的视频,那些熟悉的面孔说着当年对我们说过的话,做着未曾对我们做过的加油手势,有那么一个恍惚间,我觉得是我要参加高考了,那些话还在耳边回响,而他们又带了一届毕业班。我们这一批毕业后,从下一届高三生开始有了毕业典礼,今年的毕业典礼是全体高三师生家长参加,场面感人煽情,我有那么一些嫉妒,高三时也曾盼望过毕业典礼,但只是全校开了个会,没有毕业的催泪气氛,只有剑拔弩张的蓄势待发。

从去年9月份开始正式进入高三,到今年6月8日下午踏出考场,每一名高三学生的备考之路,都是由一张又一张的试卷、一道又一道的试题铺成的。对此,刘英有最深切的体会。

2013年。6月份高考月让人神经紧绷。我跟房子的座位隔得越来越远,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天泡在卷子的漫漫长河中,我知道我们都在熬。卷子多到工作夹夹不过来的时候就换成试卷袋,等攒够三个试卷袋时已是五月。我的成绩也像试卷袋一样经过慢慢的积累有了一定厚度,在最后一次考试里终于拿了人生的第一个五百分。而房子依旧在名次单的前方,我在那张单子上看到的从来都是丫留给我的没有表情、也不会说话的背影。

前两天放假,有一次出去玩回家时恰巧从高中路过,我看到了二中的操场,那个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每年都会来的地方。学校新种的草皮长得不错,高三时草场就像得了斑秃一样那么丑,我们说一定连草都厌恶级部主任,所以不想活了。

复印室位于进出二教楼的必经之路,也是整栋楼最热火、最忙碌的地方之一。阿姨,麻烦复印一下资料、阿姨,老师让我来拿卷子昨天下午,在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师生有20余人,但刘英却说因为即将高考,这还是比较清闲的时段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