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的是终是背影 – 韩历文学网

那一年,她16岁,正是美好单纯的青涩岁月,也是女孩子最爱幻想的年纪,自然也不能免俗,和所有的女生一样,做着王子公主的梦……

12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他,他个子高高的,皮肤很白,飞快地从我身边跑过,顺便和与我结伴的女生打了个招呼,他们是同一个暑假补习班的。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是个晴天,深秋的时候,他穿着红外套,我穿着深蓝色校服。

       相信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中学时候暗恋的回忆。喜欢她,却不敢告诉她,只能在角落里默默地偷窥。当她出现在前面的时候,我的心怦怦直跳;与她擦肩而过,我的眼神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她笑的时候,我也会笑;她哭的时候,我也伤心。她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会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却说只是刚好经过。越是喜欢,越不敢告诉她;越是不敢告诉她,越是喜欢。暗恋的感觉就是这样,快乐兴奋的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初一的时候,我暗恋了隔壁班的一个女生,然而她却有了男朋友,每天课间望着楼道,等待她的出现,已成了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就在初二,她转来了我们班,坐在我前面不远的地方。上课的时候,我喜欢看着她,尽管只是背影,但对我来说,是那么美丽那么动人。几个月之后,她们分手了,看着她伤心的样子,我也很心痛。我主动去安慰她,去鼓励她。
    终于有一天,她向我表白了,无可思议,又兴奋至极,我暗恋了一年的女孩子也喜欢我,于是我们恋爱了。后来,每天上课,我依然看着她,她也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我,我们相视一笑。
    初三的时候,她转去了其他的学校,就这样,我们分手了。但对我来说,那段从暗恋到交往的时候,弥足珍贵,永远不会忘记。

那一年她初三,正是学业繁忙的时候,而对于学习本不优秀的她来说更是压力甚大,每天都是复习,考试,重复着同样的事,枯燥无聊。本来一切就应该这样,属于她正常的生活轨道,直到那次的晚会,直到看见他……

我们初中不大,每个年级三个班,每班八九十个学生,渐渐地,我们两个的朋友圈开始逐渐交叠,可直到初二我们都没说过一句话,我知道他剃了光头每天戴个鸭舌帽,我知道他和我们班的那个漂亮女生成为了男女朋友,我知道他偶尔会打架,但他眼中的我又是什么样的呢?很久后的某天我终于问了他,他说哦,好学生呀,学习好人又乖。我说,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

那次元旦晚会,她永远难忘,那也是他们即将毕业的最后一个元旦,长期处在枯燥学习中,这次的晚会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放松。晚会开始时依旧是一些相声小品,这让大多数女生都失去兴趣,只是听见掌声和笑声,她觉得那些人纯属是自娱自乐。正当她想和闺蜜回宿舍时,越来越高的欢呼声和尖叫声吸引了她,顺着大众的视线瞥向台上,跳的是扇子舞,周董的歌声萦绕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台上少年跳的专注,舞姿优雅。起初她也没多大反应,只是欣赏,就在舞蹈快要结束那刻,她看见了他,白色衬衣,秀气的眉……想来舞蹈老师这次是很用心的,原来男生化妆也那么有“韵味”,她忘了晚会结束是几点,只记得他,阳光帅气,即使在最后面也是那么耀眼,让人看过便不会忘的阳光少年。

在初中的前两年,我过得挺不快乐的。因为脾气古怪,女性朋友很少,成绩也不稳定,家里对我的要求也日益苛刻。那个时候,我天天想着自杀,请不要轻视一个13岁孩子的痛苦,对那个年纪而言,精神的苦闷足以让人丧失生活的希望。

自那以后,他成了她和闺蜜之间必不可少的话题,闺蜜告诉他关于他的基本信息,她想慢慢的了解他,但他又是那样优秀,优秀的让她自卑,让她无法接近。她在一点一点的沦陷。

我以为我的人生将永远灰暗。初二那年,汶川地震。初二那年,我们第一次讲话,他说你和xx(他当时的女朋友)是一个班的吧,我点了点头,他说她还没吃饭吧,我说应该是,他说你能帮我给她带一个包子吗,我又点了点头。这是整个初二我们唯一的真正的交集。我知道他女朋友和他好哥们的女朋友打架了,我知道他好哥们退学了,我知道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了,那他知道我什么呢?一个二一班的好学生吧。那时候,好学生,坏学生,只有一个评判标准,所以即使他是老师眼中的坏学生,但在我眼中不是,他有礼貌,讲义气,有点叛逆,学习不好不坏,篮球打的很好,人缘很好,笑容很好看…我可以说很多他的好。

也许年少时我们都做过一些啥事,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无关对错,只是为了那份单纯的感情,在以后我们风烛残年时,不为那股傻劲,不为当初无知幼稚,只为那份纯纯的爱恋和暖暖的感动。

我以为我们是两条平行线,不会有什么交集了。他开朗,我阴郁,他朋友众多,我朋友寥寥,他体育很棒,我体育渣渣,他在一三班,我在一一班,他在二三班,我在二一班,我们怎么会有交集。

他在隔壁班,他喜欢中午去打篮球,尽管他球技不熟练,可是她喜欢他认真的样子,喜欢他腼腆而淡淡的笑,他会下课时在阳台边靠着,所以她总是一下课就会第一个冲出教室,只为了能看到他。他喜欢穿深色的衣服,喜欢和好哥们一起吃去三班玩……他喜欢的他都在了解,都已知道,她以为很了解他了……

如果真的可以让时间停止,我希望停在2008年,即使那时我焦虑地整宿整宿失眠,即使那时我饱受鼻炎手术的折磨,即使那时我仍然想要自杀,即使那时很累很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