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疙瘩汤

“奶奶,做了什么好吃的喂我呀?”儿子还没进门,声音先到。他迫不及待地走到饭桌前查看验收。“又是凉拌茄子、韭菜、黄瓜,没有一样炒菜”,儿子嘟囔着。“奶奶现在炒不了菜了,偶尔炒的你还不爱吃,还是凉菜拿手一点,就是不知道你爱不爱吃?”母亲歉意地答着话。看着儿子皱着眉头,像吃毒药似得慢吞吞得吃着饭菜,母亲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目光一下暗淡起来:“怎么了,我做的饭菜真有这么难吃吗?看来我真是老了,没用了。”“没有没有,妈你做的饭菜好吃着呢”,我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大口,“几盘菜快让我们吃光了,是不是儿子?”我向儿子挤了挤眼,儿子急忙大声说:“奶奶,好吃着呢,刚才我是逗你玩”。但心细如针的母亲还是摇了摇头,显得很是闷闷不乐。

问:当你饿疯了,最简单快捷的饭菜是什么?

文/李菁

事后我狠狠地批评了儿子一顿:“你奶奶岁数大了,耳聋眼花,手脚不灵变,身体还不好,就这每天三餐的喂你吃,即使不好吃你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啊,你咋就这么没礼貌呢。回头给你奶奶道个歉”。儿子也知道自己错了,头点得就像鸡啄米。

图片 1

最近慵懒,做饭走简约风。没想到却成了老公,儿子的最爱,评价超越了我的另一道拿手饭“酸汤挂面”。儿子说:“妈妈,你竟然会做这么好吃的饭,比饭店里的都香。你还会什么好吃的饭还没做给我吃吗?”原来我偷懒做的饭恰恰是人家最爱吃的。哎!想我买了那么多菜谱,中西餐费劲周折的学习总是吃的少剩的多。还是当年偷学了母亲的几样饭更得人心。

母亲年轻的时候,可是村里的大能人,犁耧耙磨,种瓜点豆,割麦扬场,样样在行,是种庄稼的一把好手。刺绣缝纫,织布纳鞋,女红也是拿手好戏。尤其是饭菜,更是做的顶呱呱,她做的饭菜,不仅干净卫生,而且色泽鲜艳、美味可口,吃后唇齿留香
,令人回味无穷,吃过母亲饭的人没有一个人不赞不绝口的。曾有大队部、工队、公社、学校等多家单位请她做过饭。提起做饭,母亲就高兴地合不拢嘴:那是她一生的骄傲啊。

省钱汤(神仙汤),上小学时,妈妈如果下班还到田里干活的话,回来就晚了,来不急烧菜。我因为年纪小,只能帮忙把白米饭烧好。老爸又因为有大男子主义,无论如何都不肯烧饭,有时候晚了,还得唠叨老妈几句。

母亲家乡饭做的特别好,我最爱吃她做的煎饼,菜盒,水煎包。小时候围在灶台让她教我,她总是说,“不急着学,妈做给你们吃,等长大了,自然就会啦!”现在早已长大,再也吃不到母亲做的饭菜,自己也做不出母亲的美味。只记得一次父亲晚回家,母亲下厨为他做酸汤挂面,我趴着窗台偷看。生姜切丝,红干椒切环,小葱切段,放入盆中,上面撒上盐和五香粉,然后热锅烹油放几粒花椒,待爆出椒香后泼入盆中。之后倒入香醋及少些酱油。最后加注沸水,撒上香菜,淋上香油,一份正宗的酸汤就做好了。放入刚煮熟的手工咸挂面,就是酸汤挂面,放入水饺,就是酸汤水饺。父亲吃的满脸满脖子的汗水,我看到只咽口水。那次就偷艺成功啦。现在哥哥妹妹有时没胃口的时候就老想吃我做的酸汤面。老公生病了,就会撒娇要吃我做的酸汤面,感觉自己很厉害。

但是,母亲现在做的饭菜是大不如前了,饭菜颜色搭配也不那么和谐了,味道也是大打折扣。不是盐多放了一次,就是干脆就没放盐,要不就是花椒、辣子等调料放的很多,吃起来味道奇特,如怪味胡豆,难以下咽。母亲擀的面条也不像以前那么筋道柔韧、细溜光滑,吃起来粘粘的。她蒸的馍也因为面揉不到,火候掌握不合适,也是黏黏糊糊的,好像给人一种半生不熟的感觉。馒头也不像以前那么光溜圆润、大小整齐如一,而是“千疮百孔”了。我委婉地提醒过母亲几回,母亲也是歉意连连,表示尽力做好,但是效果不理想。母亲一生很要强,我说的多了,她就心事满腹,觉得自己很无用,连饭菜也做不好,又得不愉快好长一些时间。为了不再惹母亲不开心,我就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再在母亲面前提做饭的事,我也一再叮咛儿子不要说奶奶饭菜做得不好,以免奶奶伤心。可儿子还是忍不住说了。

但逢太晚,老妈就喜欢做这道汤,方便又美味。依稀记得是在碗里放点盐,味精,香油,然后切点葱花,用开水冲,搅匀了喝,非常鲜的。

再说这个疙瘩汤,记得是奶奶爱吃的,所以母亲也常做给奶奶吃,因为母亲做饭喜欢用新鲜的食材,所以饭味特别鲜美。奶奶吃饭不让放味精,母亲也不放,可是奶奶总怀疑母亲放了,母亲很委屈。我就跑去给奶奶说:“我妈真的没放味精,她做饭我一直在旁边看着,那个洋柿子,小葱都是我刚从地里摘回来的。”听了我的解释,奶奶才信了,奶奶说我妈做的饭比其他妈妈做的都好吃,(奶奶有九个儿媳)所以她才以为是味精的作用。奶奶还说,“这疙瘩汤好做又好吸收,你要学会,以后做给奶奶吃哦!”我现在是终究学会了,可是奶奶也终究没能吃上她孙女做的疙瘩汤。当然,从不急于教我做饭的母亲,也未能吃上几顿她女儿做的饭菜。

母亲现在已经70多岁了,她身体严重不好:体弱多病,血压高、冠心病。肠胃消化不良,又腰腿疼痛,经常疼得直不起腰。她的头发全白了,记忆力严重衰退,经常丢三落四,忘记刚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手脚也很不利索,颤颤巍巍的,话语也少,没事的时候常常是一个呆在窗前沉思,两只浑浊的眼睛也在不停地四顾回望。她是有一点失落,又有些困惑和迷茫,间或有些希望和憧憬吗?母亲是在寻找自己从前的影子?还是在怀念自己美好而精彩的年轻时代吗?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我的母亲她的的确确是老了,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耳聋眼花,又经年疾病缠身。即便如此,她还是不辞辛苦地操持家务、为我们做饭洗衣。她有个小病什么的,从不告诉我们,一个人默默的扛着。总是嫌给我们添麻烦。她一生都很好强,做什么都要求做得更好,所以总是苦着自己。她总是在任劳任怨地付出,把自己的一生都无私地献给了这个家,奉献给了她的儿女们。我可亲可敬的母亲!而我们还嫌母亲这个做得不好,那个不行,挑三拣四、满腹牢骚,态度大为不敬。想想真不应该啊。

现在可能是生活条件好了,各式各样的汤都有的喝,而好久也没喝过这省钱汤了。现在饿的不得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煮方便面了,时代在改变,饮食习惯也在改变。

民以食为天,一日需三餐,它不仅为了味蕾,为了果腹,还有一种情分。有家有母便有饭,有可口的饭,有你最爱的饭,有一种情怀和依恋在里头。所以,一定记得回家吃饭,吃妈妈为你做的或丰盛或简单的饭,哪怕仅仅是一碗疙瘩汤。

今年母亲真的做不了饭了,她也因为“过不惯城里的生活” 而坚持要回乡下去。好在她生活尚能自理,免去了我许多的后顾之忧。但她仍坚持每周都给我捎她蒸的馍,说家里的馍好吃。母亲擀的面、蒸的馍依然黏黏糊糊,半生不熟,饭菜还是缺盐少醋,调料不匀。但我们还是觉得香喷喷的,美味无比。那香气四溢的一个馒头、一碗面、一碟菜,哪一个不充盈着母亲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深情殷切的爱呢?

面条,我觉得是最简单的。

葱姜蒜家里有,可以直接切成末。然后锅里烧水,等水开,煮面条。趁着这段时间可以将调料在碗里弄好,油可以直接使用提前弄好的辣椒油和香油就可以。再把葱姜蒜末放在里面,然后花椒面,一点酱油,一点醋。

面条快要煮开的时候放打一个鸡蛋进去,然后在放两根生菜,就煮好了。

稀饭配泡菜,这是我妈经常会做的时候,高压锅里面直接熬一锅稀饭,然后再从缸里捡几根泡菜出来,切段,放点辣椒油和鸡精拌好。就可以吃了。很简单喔。

糖鸡蛋,我爸爸的最爱了。小的时候我们早上起来经常吃。直接水开打鸡蛋,然后放一些糖在里面就可以。如果家里有廖糟还可以在里面加一些廖糟。因为我超级嫌弃,所以后来家里也不怎么做了。我讨厌吃甜食。

煎鸡蛋,也很简单,可以稍微作为垫肚子的。我有的时候晚上会煎两个吃吃,就把鸡蛋里面放一点盐巴,然后打好。放进锅里煎就可以了。

煮鸡蛋,不用说怎么做了,也是非常建单的。

我感觉有鸡蛋就是最幸福的了。

开水泡馍,是地地道道最简单、最快捷的饭菜。

也许有人会问,开水泡馍也能叫饭菜?是的,我是地道的农村娃,开水泡馍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就是一道美味佳肴。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物质条件相对匮乏,家里也没有什么零食。半晌饿了,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奶奶总会给我来碗开水泡馍。有汤有水,放点盐巴,加点小磨油放点小葱花,闻起来香喷喷的,吃起来清香、爽口还易消化。

长大后,去镇上读书,有时候一星期的粮票不足,就在灶上买一个馒头,自己一块一块地掰下放在饭缸里,加点开水,即使不加任何调料也能饱餐一顿。

再后来,去外地工作了,思乡的情绪便会萦绕在心头,有时候,即使不饿,也想来碗开水泡馍。模仿着记忆中奶奶做开水泡馍的样子,把馍一瓣一瓣地掰下来,放在碗里,放点盐,加上葱花和香油,用开水冲一下,馍在碗里慢慢开出了花,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葱花和油花,童年的记忆便随之生动起来。

时过境迁,再吃开水泡馍,怎么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但开水泡馍却永远是我年少时的见证。最普通的开水,最简单的馍馍,却是最简单的幸福的味道。

一碗开水泡馍,还有谁与我同品过此味?

想起来初中上网吧包宿,10块钱攒着中午,晚上不吃饭,晚自习刚打铃,立刻翻墙出去上网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