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班

三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刚升入初中的学生。那时,社会上虽然对教育已有所重视,但学校百废待兴,师资力量极度匮乏,且良莠不齐,教学质量一直难以有大的改观。

图片 1

都是骗人的,早知道是这样,当初还不如分班。
  白努力了,这两年。
  李小军坐在办公室里,呆木木的。同事叫他,他得四五分钟后,才回应,且问,干嘛?
  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李小军就没教过重点班。不是自己的教学能力不强,而是因为——教重点班,谁不会呀。学生认真学,老师只需做引导就行了。重点班的学生好教,容易出成绩。但是,重点班只有那么一个年级两个班,学校的老师那么多,谁要是跟校长的关系不好,能教重点班,做梦去吧。
  “这届不分重点班,看谁能拿出好成绩。我重奖谁。”校长在全校教职工会议上如此说。不过,那是两年半前的事了。
  学校的事,校长说了算。学校相当于校长的家,普通老师呢,怎么形容呢,说是校长的工人吗,工资又不是校长发的;说不是工人吗,校长该整谁就整谁。
  这两年半了,李小军下的功夫,全校老师都看在眼里。真心付出的,总有回报,何况,李小军是憋了股劲呢。李小军所带的班级,在同年级中,成绩位居第二。同年级总共有六个班,位居第一的那个班级,有好几个是教师的子女,是额外放进去的。
  还剩下一个学期,眼见着自己的努力,即将丰收硕果,李小军心里那高兴呀,夜里都笑出来。
  “还瞧不起人不。谁还敢跟我说,小军你不会教书。我用成绩砸死他。”李小军的心里,这么想着。
  李小军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即便分重点班,也该有两个重点班。这是以往的惯例。可为什么,这一届就不分有两个重点班了呢。只一个重点班,班里近七十个人,挤得有如锅里的粽子一样。而普通班,则空荡荡的。这明显的就是欺负人。李小军真的想闹。李小军打校长的念头都有。
  说起校长,李小军就骂人。什么东西呀,教书的本事全校倒数第一,还有脸说别人,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校长在没有当校长之前,跟李小军搭档过。为此,身为班主任的李小军还说过校长。其实,李小军也不想说的,但是,校长的教学能力太那个了,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好好的,就差校长任教的科目不好。好多优秀生就是因为校长所任的科目拖了后腿,给刷了下来。平均分不说了,那些优秀的学生,应该也考出点成绩才对呀,怎么能跟差生一样。“你到底会不会教书呀,你要是不会教书,就别误人子弟。”李小军说过这么一句话吗?即便说了,那也是事实,不是李小军捏造出来的。李小军觉得自己没有错。
  校长教书不得力,但是,他背景好,会拍马屁——这点能力,从古自今,可都是通用的,且百用百灵——所以,他升了校长。当了校长之后的校长,可就时刻地想着给李小军穿小鞋了。之前,总是让李小军教普通班,李小军心里清楚,但他不跟校长争。不过,这回不分重点班,是校长自己提出的。还答应说,谁教出成绩,除了给评优之外,还在物质上给一定的奖励。
  奶奶的,说话跟放屁一样。
  关于分班的事,照样放到会议上提出来了。当然,那都只是形式,走过场而已。在让普通老师表态之前,校长说了分班的重要性。
  “最后的一个学期,是关键的。最后一个学期,把握好了,成绩便有突破;把握不好,别说能出成绩,会有可能倒退。……”
  会议上,李小军什么都听不进去。校长宣布散会了,李小军还坐着没动。
  李小军想骂人。李小军的眼眶,湿湿的。李小军背过身去……
  
  

教我的数学老师是一名根正苗红的高小生,他之所以能当老师,缘于他那当大队支书的哥哥。他教的非常吃力,上课堂犹如上刑场一般。他甚至连照本宣科的能力都没有,代数里面的字母都不知如何念,更别说教我们解题的思路了,常常是讲着讲着自己就被自己讲糊涂了。我们学生更是如坠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每每考试,许多学生的成绩都停留在个位数的水平。

师者,授业解惑。一位老师是否优秀到底有多么重要呢?

一天,班级里传来我们即将换数学老师的消息,大家都怀着无比激动兴奋的心情,期待学校真能给我们换一个称职的好老师。

这让我想起上周日,我坐车前往泰顺,途径仙峰时,中途上来了三个孩子和一位爷爷。孩子背上背着书包,手中提着行李。

上课的铃声响了,课堂上寂然无声,急切的等待中仍不见新老师的身影。大概过了5分钟,班主任王老师来到我们的面前,他无奈地向我们招招手说,同学们自习吧,新老师暂时来不了了。我们问为什么。王老师笑笑说,你们的新老师是全县有名的数学老师,人家学校说什么都不肯放啊。那怎么办呢?同学们无不呈现出焦灼的神情。王老师安慰我们说,同学们安心学习吧,校长说了,就是抢,也要把这位新老师给你们抢过来。

上车后,不一会儿,爷爷便和旁边的乘客聊起孩子读书的事情,他们的谈话引发了我的思考。

过了两天,新老师果然就出现在了我们的教室,同学们热烈地鼓起掌来。然而我却呆住了,那站在台上高高瘦瘦的老师,居然是我的二伯父。

他说,仙峰是一个挺大的村子,但是由于近年来村中的孩子数量变少,所以村中的学校的班级也变得很少,有的年段甚至几个班级放在一起上课,这样孩子学习的情况也不理想,许多孩子纷纷跑到离家20公里的镇上读书。

早在前些年,学校缺老师,欲在村里招聘几名民办教师,二伯父也到村上报了名,但那位姓钱的大队支书冷冰冰的话,让他从头凉到了脚后跟,他说,我知道你肚里藏着不少墨水,但又有什么用呢。就算咱们村有学问的人都死光了,也不会用到你的!

有人问老大爷,你觉得在哪里读比较好呢?老大爷说当然在家里好,可是没有办法,那里的老师素质比较高,教学水平比较好,为了孙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二伯父因祖父被打成右派而被牵连,下放回乡成了村里的知青。不愿向命运低头的二伯父毅然远走他乡,只身去了数十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偏僻乡村,在那里如愿以偿应聘成了教师。如今,怎么一下成了我们的老师了呢?

从老大爷的话,不难听出大爷对孩子成绩的关注,但更是对老师综合素质的要求。正所谓,名师出高徒,有好的老师,孩子的成绩才会越来越好。当然,这也和孩子的努力肯定是分不开的。

后来我才知道,二伯父真的是被我们学校硬抢过来的。

学校里有好的老师,他所教的孩子和其他一般的老师相比,效果肯定也是一样的。所以,当前各地学区房的费用才会高得惊人,为了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为了孩子能更考更好的大学,家长们即使经济再困难也会想办法。

趁着夜深人静,乡里和学校派出了十几口子人,在严校长亲自带领下,开着手扶拖拉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潜入大伯的宿舍,不由分说,拉了就走。但到底还是被当地的一些村民发现了,拼命追出了十几里山路,眼看望尘莫及,只好远远地传出话来:孙老师,什么时候在你们家乡呆不下去的时候,就想着回来!

越是好的学校,优秀的老师越多,那么唤起学生对自己所教学科的兴趣的老师则越多,孩子对学科的喜欢程度也就不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