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阶段

有人说姐姐像妈妈,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图片 1

那些美好的时光,总会在生命中比较深刻的位置存在着。

大姐有所担当,喜欢助人为乐。大姐呢,总是“贝贝”来,“贝贝”去的,唤着我的乳名,回家就去玩哈,呵呵。大姐开了一家雅芳店,自己当老板,真好!

这篇文字的起因,只是因为夜晚里舍友在看《金星秀》。采访的是贾玲,贾玲讲到曾经姐姐恨铁不成钢的骂她,金星老师说了一句:姐姐就是半个妈啊。

从出生到爆烛声响起时,我人生的第一阶段开始了。那个时候,我遇见了我的养父母。那是我爷爷的好朋友。一岁左右的印象并没有那么深刻,只记得我的姐姐说我被装在个篮子里放在她家门口
,再放个鞭炮,我养母就笑呵呵地说捡了个女儿。在我童年成长的时候,我的姐姐哥哥们还在读书和工作。

二姐性子直但善解人意,很喜欢照顾家庭,喜欢小孩子,经常陪同小孩子一起玩游戏。

姐姐就是半个妈,那对我来说,在我的家庭里,我自己独享了两个半妈。

我的养母是个经常操劳的人,在她生下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后就一直在带小孩,到后面带过我,姨家的女儿,再到大姐的女儿,二姐的女儿。没听过她有什么怨言,似乎她比较喜欢把心事放在心里,劳累就默默承受。

三姐性格开朗,温柔体贴那种,但是柔中带刚,善良,现在还总是把我当小孩看,还是那么关心我,即使她现在在天津,这千里之外的大城市,依然不会忘了让我添加衣裳,让我好好的锻炼,还要多吃饭菜!哈哈,现在我都长高长大了呢,可是三姐说在心里我还是小孩呢,需要照顾的。

我很幸运的独享着一个妈妈,三个姐姐的宠爱。我的童年在我自认为悲怆的同时拥有着这独一无二的一份幸福。当然,那时还小。并不懂得自己有多幸福,有时都不太想提及自己还有三个姐姐。好像这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可是具体怎么丢人我却并不知道。大概身边的朋友同学都是独生子女,或者是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个个例吧。也许现在的我也只能这样的理由去解释那时的年少无知了。

她是个很慈祥的母亲,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会怎么打骂,小孩子都喜欢黏着她,家里的饭一直是她做的,无论日常或者过节,我觉得其实姐姐们和大嫂还是很幸福的。

有姐姐真好,她总感觉我生错了年代,该回到古代做一定是书生或是才子的。那时候,但是那不知是多情的李煜,还是浪漫的李白呀,我总会开玩笑地说着。

懂得我拥有巨大的幸福时,我自己都忘记了那是多大年纪的事了。我好像是一夜之间长大的孩子一样。我记不清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才发现自己已经懂事了。我只记得好像我是家里拥有着享受特权的人,而没人会因为这个而反对。好像是理所应当的,当然这些已经是我脱离年少无知的理由后的事。我知道自己已经被认为懂事了,不能那么自私的去做自己认为的事情了。需要学会照顾身边人的情绪了,可是这份理所应当还是让我在我自己的家里那么横行霸道。并没人认为需要阻止我。妈妈是很宠爱我的,自从我长大,不在是个孩子。每次回家对于妈妈来说都是大事,需要做好吃的。需要满满的爱来对待。家里的饭菜也会平添很多平时都不太做的饭菜。我知道这是我的特权。每次离家,妈妈也会早起为我做上一顿饭菜。但是任性惯了的我,总是不喜欢坐车前吃东西。总是搪塞着吃几口就放下筷子,我知道妈妈心里总是伤感的。妈妈是个女强人,是个很要强的女人。生活曾经带给了妈妈无尽的黑暗,以至于,在我心里不论怎样,牵扯到妈妈,免谈。

我的养父也是个很慈祥话不多的人,看向我时满眼疼爱,高高瘦瘦但是经常做挺多活。我印象中记得他带我去砍过两次柴,记得被放在自行车前框带我去玩。在我两三岁的时候,他们给我拍了很多照片和艺术照,在那个物质缺乏,金钱珍贵的时代,那是她们疼爱我的方式,在之后上小学的时候我养父还会经常拿着那册存留的照片给我一起看。那是很快乐的事情很珍贵的回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