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颗幸福的枪弹 – 韩历文学网

我被开了瓢,倒在地上,血一直在流,那几个混混把啤酒瓶砸在墙上,我只看到瓶子的碎片,却听不到任何声响。我眼睛闭上的时候,若若的影子却一直在我眼前飘荡。

小时候我妈喜欢给我蓄长发,但不允许我长发及腰,所以经常只停留过肩的中长发,扎上高高的两个羊角辫便是平日的造型。

       

还有三个月就要高考了,我依然留着长发。我不喜欢打架,只是总有一种情结,我讨厌把它称作英雄主义,当然,老师也时常称我是狗熊,我只是觉得,爷们就要有爷们的活法。我不觉得留长发的人就一定会成绩不好,这是混乱的逻辑,我成绩不好不是因为我留着长发,而是因为。。。

每每长长一些,我妈不经我同意二话不说立刻拿剪刀帮我“咔擦”一下,所以我至今也没有长发及腰的经历。

图片 1

若若把纸条丢给我的时候,手微微发抖,我朝她眨眨眼睛,吐吐舌头,她连忙转过身去。我有点小得意,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笑声却把那个老姑娘给招来了——老姑娘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快三十了还没个主,我们背后都这么叫她。

但是!你以为我爱长发飘飘?NO!我偏偏酷爱短发。因为小时候时常在电视上看到顶着一头短发但超有个性的演员,心想短发怎么可以这么独特,心生好奇和羡慕。而我的邻居小王阿姨五官精致,身材窈窕,却顶着一头利落的短发。她说话的语气自信直接清脆,和她的短发相得益彰。从此她留短发的形象在我心中刻下深深的好感,而且我偏执地以为短发好看的女人是真的好看。

     
 从小我就是留着短发,不是我喜欢,是妈妈没时间给我梳头发,隐约记得跟姥姥生活的时候姥姥给扎过小辫子。后来跟妈妈一起了,再也没有过长头发。

我把纸条给吞了下去,我当着老姑娘的面把纸条给吞了下去,然后看着若若。

一直认为GiGi梁咏琪是短发的最佳代言人,短发真的太适合她了。曾看过她刚出道演的一部电影,影片中是她以少有的长发造型出镜,讲真,一点不好看。直到看到她以短发示人,我的眼前一亮:天啊,天底下竟然有人蓄短发如此好看!又深深地在我心里种下了短发女人甚有魅力的因子。

       
从小就特别期待长头发,喜欢周围小朋友的小辫子,做梦总是梦到自己梳着漂亮的小辫子。爸爸却对我说:我家小妮毛梳短头发最好看了。于是我就信了。其实小时候我不漂亮只是胖嘟嘟的可爱。但我依旧做着留长头发的小梦想,只是不再跟爸妈吵闹,换做自己偷偷地给自己扎小辫子。要不就给自己小脑袋上裹一条纱巾,这就是我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我有长头发了,还是彩色的。

老姑娘不许我再上她的课,校长找到我的父母说我没救了,我终于退了学,走的时候,若若没来送我。

所以偶尔心血来潮地和小伙伴背地里偷偷剪短发,回家之后就是被妈妈一顿臭骂,但这并没有摧毁我追求短发这件事本身的动力。

        初中的时候正是发丑的时候,也就淡忘了长头发的梦想
,只是会在每次理发师剪头发时心里稍稍难过一下下。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偷偷地抽烟,现在,每天傍晚,我都会跑到学校门口,偷偷地看放学的若若,却不用偷偷地抽烟。

到了中学,我明目张胆地走上短发之路。骄傲地顶着一个假小子的发型,有的时候却招来异性的调侃。每当我妈在旁边唠叨,我都会回一句——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的身体我做主!大学毕业后出来工作,我妈实在忍不住,以一句“女孩子家家留个长发吸引异性的可能性更高”,在她的“威逼利诱”下,我只能乖乖地做个长发飘飘的女子,但我心中的那个短发梦从未消失。

       
高中的时候突然发现短头发是时尚了,女孩儿们不再留长发,而是清一色剪成了当时被称为【碎发】的短头发。然后就再也不期待长头发了。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本书上的一句话【假如一个女孩喜欢一个男孩,她会为他留长发】,记在了心里,高中的学业最为繁重,但谈恋爱的人也不少,班里总有那么几对,像我这种就爱出风头的人也少不了桃色绯闻,那么微妙的朦胧感觉我们都体会到了,虽然只是传传小纸条,一起上下课,偶尔上课出神的看看对方,或是周日下午在小公园里牵牵手,仅此而已,但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以被老师批评教育而结尾。

我不能够去打扰若若,我对自己说,我是个爷们,能顶得住三个月。

我天生懒散,生性怕麻烦,长发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个累赘,没多久我又偷偷地把头发剪短,直到现在我深信我在短发的路上将一去不复返了。而且我不太可惜自己的头发,一来我头发生长速度极快,二来我极度期待每次短发后的“重生”,所以每听到发型师“咔擦”一声,我的心里竟会莫名兴奋。

       
高考在我意料之中落榜,补习是通向大学的必经之路,大家都在补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补习,我认识了他,于是我开始留长头发,突然又想起书里那句话【假如一个女孩喜欢一个男孩,她会为他留长发】,不知道是因为他我留长头发还是因为我留长头发了所以和他相恋,一恋就是将近七年,半年在一起,其余六年我们异地。说好听点是对感情的执着,说难听点我们俩都是死心眼的人。本是要结婚的两个人了,却还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分开了,令所有人都很失望,我知道。开始以为真的是家里的原因,后来才觉得还是我们不爱了,就像某人说的【这问题那问题,其实都TM人的问题】,这句话绝对的真理!

我剪去了长发,去厂里做事,留着头发不好。我把赚来的钱存着,我要给若若买漂亮的裙子,我要带若若去吃麦当劳,我要和若若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牵着她的手,即使她考取了外面的大学,我也要等她在每个寒暑假做这些事。

深深感到每一次剪短发都是一个傲娇仪式感的体现,我爱极了这种极度的清爽自信松弛的剪发过程以及短发状态。

       
那段时间很流行沙宣,中途有几次都很想剪头发,妈妈说:要结婚了,别剪了,做新娘时还要盘头发。我咯咯地笑了。他说:别剪了,要不结婚时还得接头发,听说接头发很贵呢。我哈哈地笑了。现在,我微微地笑了。

若若考取了上海的学校,我去找若若,若若的父亲开的门。

       
 分开就分开了,我们都很坦然,只是这么多年,习惯耳边手机里的那个声音,哭的声音,笑的声音,吵的声音【特此注明:吵的声音只是我的】,道歉的声音,安慰的声音,心疼的声音,各种通过电话传递的声音。我真的很想把头发剪掉。

父亲说,我一头的短发,一脸的阳光,我还是很有希望的。

       
终于我还是又发现了一个人,他身上的某些东西吸引着我,我们都提到了结婚的字眼,我们都希望可以实现这个共同目标。我又想象结婚时我的长头发了。努力了一段时间了,可性格这个东西真不是盖的,两个人有时候真的,说话做事很伤害彼此。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面。

我只是说:我喜欢若若,我有希望和她在一起吗?

       
今天一个人漫步在街头真的特别想冲进理发店把头发剪掉,可总是想给自己找一个留下长发的理由。儿时的梦想,是长头发;现在的梦想,也是长头发。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给他们赋予了不同的内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