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 韩历文学网

大哥是一个纯碎的农民,现在快六十岁了,侄儿和侄女都已经结婚了,而且都有了孩子了,大哥生了一男一女,大哥和大嫂是相亲结婚的,是属于那种父母之命的婚姻,因为那个时候的农村基本上都是这样,恋爱结婚的基本上是另类,是属于城里人的观点;所以在农村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那就太有传播的意义了,甚至成了生活贫乏的农民的饭后的谈资;成为人们取笑的对象。

问:如果家里有三个孩子,你作为老大,你认为家里的负担该你承担吗?为什么?

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每年也就只能回家见一次;父亲已经老了,满口的牙齿也不剩几颗了,脸上的老人斑已经爬进了发梢额头;原先挺拔的身材,已经有点闲得不再了;父亲这一辈子好像都是在劳作中度过的;因为我们七兄妹就是由父亲和母亲的双肩养大的,如今大姐也将近六十岁了,父亲的身子骨不可能硬朗了,可是他依旧在忙碌。

大哥出生在五十年代末期,所以经历了大饥荒的年代,那个时候为了大哥吃饱,听父母说,经常是父亲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大哥和大姐吃,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家庭和全国所有的家庭一样,都过着饥寒的生活,大炼钢铁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不是我去考证的事情了,但是很多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吃观音土这是事实;这观音土是白色的,吃可以吃下去,但是拉不出来,其次就是吃谷糠,原先的谷糠其实就是谷子的壳,那是根本无法下咽的,但是为了活命,很多人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吃了;如果是现在的辗米机辗出来的,可能还是可以吃下去的,所以过往的日子真的是不堪回首。

图片 1

父亲到现在的年龄已经有了第四代人,孙子的孩子都不小了,可是他依旧要忙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地里干活,也许是不愿意离开这泥土的芳香,也许离不开自己过去的故事吧;父亲和母亲都已经进入花甲之年,我想他们的爱到底是如何延生到今天儿不离不弃?这也许是一个上辈子人的传奇,也许是父母一辈子的生活方式吧。

大哥也和大姐一样没有读过书,倒不是不给他读书,最后大哥的儿子也和他自己一样,最终只读了半吊子书,因为大哥的儿子初中都没有毕业,可是大哥就是一个不愿意进学校们的人,看起来去上学了,据父母说,天天逃课,光读一年级,就读了好几年,最后发展到逃课逃到我外婆家去了,我外婆竟然把他藏起来,所以最后也没有办法,走上社会了。为了大哥父母可谓是煞费苦心,最早的时候大概是十四岁的时候,送他去学打铁,可是没有学到三个月跑回家了,然后又叫他去学做衣服,可是没有坐够三个月板凳,又回家了,然后又安排他去学泥水工,最后好像是学了一个半拉吊子的手艺,算是有一门可以养家糊口的手艺,其实他做的更多的还是和我父亲去锯木板,这是他唯一可以称道的手艺。

我在娘家是老三,老公在婆家行老大,自我结婚那天起,我就和老公说,你在家老大,我就会做出老大的榜样,给三个弟妹看,我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当时公、婆都还健在,还有几亩地,除了早饭我不做,基本上只要我在家,都是我做饭…虽然我是个城里长大的孩子,那时只有周日休息,碰上地里有活,我会和婆婆弟妹们一起下地,夏天收麦子、种玉米,秋天收玉米、耩麦子…小到拔草、撒药,大到打场拉耧,一样我都没拉下。89年的秋天,我怀孕九个月,头天我还在地里割玉米,第二天就生了我儿子…在家里,孝敬公婆,爱护弟妹们,亲戚邻居们都对我公婆说,你家大媳妇虽说是城市人,可是咱农村的闺女也没她能干哪…后来孩子大了,上学不方便,我们搬到市里入住,老公单位倒闭,到浙江打工,又赶上婆婆生病,我每周六晚上回家,给她洗澡,拆洗尿垫,晒被子,拍打经络,整整忙一天两夜,周一早上才带孩子回家…后来请保姆,一个月2000,我说我拿900,弟弟拿700,两个妹妹各200…因为弟弟在家住,孝敬父母的多…我老公在外20年了,我婆婆瘫在床上八年,公公患肠癌两年多,我事事想在前面,事事带头做在前面,因为我进了这个家,作为老大要尽自己的本分,必须做个榜样…我老公说,结婚时,我以为你是说说的,并没有看好你,可是你做的这么好,我知道委屈你了…这时候纵然心里也有再多的委屈,也受了很多的累…有他的夸赞,家里人的认可,亲戚朋友的称赞,觉得自己心中也就知足了…我结婚三十多年了,我们家里很和睦,从没吵过架,也没给老人顶过嘴,我和弟妹和两个妹妹关系都很好…

父亲一辈子除了打渔就是锯木板,他没有别的手艺,所以我们的家庭相对于过得比较紧吧;因为孩子多,所以吃饭的时候,不是天天能够吃饱的,大姐都没有进过学校,据说那个时候按年龄算,迟了不给进,早了不给进,最后视乎耽搁了大姐的进学校的机会;大哥读书是没有用的,据说是经常逃学,最后也没有读几年就没有读了,两个弟弟是没有读多少书的,等到弟弟读书的时候,学费基本上是由我负担的了。

大哥也是十几岁开始在生产队里面干活,也开始为了这个家和父母大姐一起去攒工分,也开始分担父母的责任,所以那个时候家境有一点点的好转,因为有四个人攒工分,粮食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基本上可以吃个饱饭了。但是日子也还是比较紧吧的,在农忙之余,大哥也学会了打渔,所以有时候父亲和大哥一个人一张渔网,到村子前面的河里去打渔,这样家庭的开支,也就开始有了点结余,那个时候,母亲就开始筹划建房子的事宜了。我家建房子,母亲家里的人是帮了大忙的,那个时候要买好一点的烟,都得开后门,因为那个时候什么物质都很紧缺,所以最后找到我大舅帮忙,弄了几条烟,那个时候能开到后门,那也是一种本事,证明你家里有可以开到后门的关系呀。

所以说,如果家中有父母健在,作为老大,只要带好弟妹们,做出榜样;如果父母有病或过世,老大就要尽其所能担负起家庭的重任,不为别的,只因为你是老大…你有这个使命…

父亲还当过一个不小的芝麻官,就是生产队长,那个时候的队长可不像现在的村长这样风光,就是管管生产队生产的事儿,视乎也没有做几年,然后就开始了改革开放,分田到户,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依旧紧吧,因为兄长结婚后已经单过了,姐姐们都出嫁了,所以父母依旧需要在地里劳作;弟弟们还小,那个时候都在读小学所以家庭负担依旧很沉重,那个时候我在读高中。

大哥是改革开放后结婚的,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家除了有一个可以栖身的地方,依旧一无所有,那个时候,有很多家庭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变化最大的还是在社会上游手好闲的那一批人,这些人是农村最早富起来的。大哥结婚后不久就分开单过了,当然我们不怪他,因为毕竟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那个时候还在读书,两个弟弟还在读小学,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我家的环境变化应该是从87年开始有所好转,因为那个时候我去深圳打工了,攒钱虽然不多,但是基本上可以解决家里的基本开支,还有结余。

我在家是老小,因老公是老大,嫁给老公后自然成了老大,作为家中老大,特别是父母年纪大了后,承担的责任一定比小的要多得多。

我们家里在我记事起,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因为家庭孩子众多,也没有自己的房子,所以总是借住,然后我们小时候母亲总是告诫我,不要去惹是生非,所以小时候我都是那种很本分,很守规矩的孩子,因为家穷所以总是在村里人的眼睛中活着,总是被一些小伙伴谩骂,但是又不可以反抗,大约这个时候我可能就养成了必须超越别人的习惯,所以在小学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总是在班上名列前茅,所以谁然生活很苦,但是终究可以有自己可以快乐的东西。

大哥如今年龄大了,前几年搞基建的时候摔了一跤,耳朵的听力在降低,前年在福建搞建筑,好像有摔了一跤,最后虽然没有落下什么大病,但是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大哥这一辈子是一个农民,但是大哥有点好强,又有一点倔,和人吵架的话,动不动要拳头解决问题,为此使我们经常为他担心,现在年龄大了,脾气也改了好多,所以我们也不用为他但太多的心,毕竟是做爷爷的人了,大哥的儿子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男孩,现在也有九岁了,可是大哥依然在做建筑,在工地上干泥水活,听说现在的收入还可以,每一个天也有将近两百元,家庭有了很大的变化,再加上儿子儿媳都在外面打工,所以生活水平还是可以,当然谈不上富裕,和成千上万的中国老百姓一样,孩子只能在外面打工,来维系家庭的开支。

我老公家就是三兄弟,老公老大,我们结婚时,父母什么都不管,房子自己单位分的,装潢什么的也是我们自己张罗,到了下面二个弟弟结婚就不同了,尤其是最小的弟弟结婚什么都不管,全由公婆承担,遇事还让老公帮忙,至今住的还是婆婆的房子,吃用全由婆婆承担,家里无论大事小事婆婆都会打电话给老公,老公第一时间会赶去,这已成了习惯,公婆要添置大物件还得跟老公要钱,婆婆看病都是打电话给老公,由老公陪着去,住院是我和大弟媳送饭,总之,凡事都是找老大,而我老公也很乐意,所以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老大,按常理觉得是应该的。

我家一直到76年才建房子,为了建房子,父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都过了很多年的苦日子,我记得至少有三年的时间,除了农忙,基本上都是以喝稀饭为主,到了冬天我们就喝番薯熬粥,那个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经常觉得饿,但是母亲告诉我,我们要省下粮食来建房子,所以只能这样过日子,我便没有了太多的想法,因此也就这样半饥着过日子,好在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想法。其实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苦过来的,据说父亲很小的时候就被把给别人家当儿子,十五岁就开始自己讨生活,好像是跟着一个他的师父学锯木板,但是父亲再穷的时候,都没有忘记过他的师父,逢年过节都要买点礼品去看望师父,据说父亲年轻的时候长得很英俊,所以他也唱过戏,在戏里面是个小生,但是这些都是听村子里的人说的。父亲养育他的孩子没有靠他的锯木板的手艺,而是靠了父亲打渔的手艺,父亲打渔非常厉害,他可以听到鱼的叫声,可以知道哪里鱼多,虽然那个时候日子苦吧,但是我家还是经常有鱼吃,那也算是不错了吧;当然父亲打来的鱼更多的时候是到周边的村子去卖掉,视乎卖鱼不是投机倒把的行为,因为如果我家不卖鱼的话,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的,母亲就是每天天一亮就去周边的村子卖鱼或者说学校卖鱼,日子苦巴巴的倒也还能过去。自从哥哥姐姐结婚之后实际上我家就陷入第二次苦难的历程,因为这个时候是改革开放了,什么东西的价钱都在大幅度的攀升,但是家里除了种地就没有别的进项;所以生活依旧显得艰辛,依旧日子不宽裕;但是父亲还得继续去打渔,去做苦工维持基本的家庭开支,和迎来送往;还得供养我们三兄弟读书,那个时候我是一点心情都没有,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学校里读书了,如果我继续下去,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就无法去学校完成学业;86年我离开了学校,走上社会,走向我为了弟妹们攒取学费的日子,因为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最终父亲也只能看着我开始养家的日子。虽然父亲非常希望我能够继续读书,但是我是男人,我必须有担当,有责任和义务,使我的弟妹可以继续他们的求学之路,所以那个时候父母很少和我说话,眼神里都写满了复杂;我只能当做没有看见。

大哥如今不再外出讨生活了,主要还是在家里平常给建房子的人家做做工,收入也可以解决家庭的日常开支,但是大哥毕竟年龄大了,我想再有个几年,他也最多只能在家里干干农活了,其实我们不是都这样吗?农民工其实是最无趣的一个群体,孩子不能教育,老人不能孝敬,这种农民工的生活什么时候能够得到改变,这大概只有天知道了。

可能这就是多子女家庭父母养成的习惯,凡事老大应承担或老大应让着小的,这在兄弟都没成人前可以这样,因为老大年长几岁,但成人后如果继续这样,既是对老大的不公平,也会造成小的没有责任性或过份依赖父母甚至长期啃老,到头来不是爱而是害。

父亲老去了,但是他年轻的时候坚实的肩膀就是我们这个风雨飘渺的家的全部依靠,如今我们长大了,都在生儿育女,都有自己的家,可是父亲却已经不再年轻,虽然在轮廓上还可以看得见父亲年轻时候的影子,但是父亲老啦,我知道我们也会老的,自从母亲摔断腿之后,为了照顾母亲,父亲已经把有所得生命,全部寄托在母亲的身上,或许这就是父亲的爱情,也是父母相依为命的几十年的写照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