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那么的眼神看着自个儿

用两个小时的催眠,回到美国的六零年代,和现代的中国颇有几分相似。这样的说法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现在的中国与任何时代的国家都可以找出几分相似,比如中世纪的欧洲,我们之所以愿意将一切都与中国扯在一起,大概是因为我们还热爱这个国家对它还没有完全绝望罢。中国的六零年代很没有意思,美国的六零年代却很有意思,众声喧哗,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市、媒体、生态、公民抗命、反体制、反主流、族群平等、社会公义、妇女解放、弱势群体维权、消费者保护、环保及个人潜力发挥等运动都在六零年代头五年茁壮成长,六零年代的青年在丰衣足食之下都不约而同的举起了反主流的大旗,法国爆发了五月风暴,而美国则是相对和平的嬉皮士运动。毒品、摇滚、非主流装备,在无政府主义、享乐主义及性自由下对主流文化的反叛,价值体系和道德观念不断受到冲击,我实在难以想象在嬉皮士盛行的六零年代会出现《蒂凡尼的早餐》这样的电影,太纯真太古典。

两人抱着那只小猫在雨中拥吻着……

你认为这部片子里,最纯真的人物是谁呢?恩,我觉得是艾伦。而我恰恰觉得最最脱离了纯真的,是诺薇娜莱德扮演的梅。

所以我只能再回朔到五零年代的背景去看,那个与幻想有关的战后年代,财富剧增,物质满足以及对奇迹的信仰,在电影里你也可以看到人们的极其乐观和安宁的,人与人的关系也是纯真和美好,与六七十年代的精神危机相对的,那里是一个伊甸园,就连电影表现的上流社会的聚会,也相对的显的如此温文尔雅,人们跳着笨拙的舞步,放肆着平时的拘束,与我国的海天盛宴的放荡自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热情、充实、纯真且安宁,对未来抱有巨大希望且有一种英雄主义情结。这就是五零年代,你能想象霍利和保罗在凌晨时分相拥在一张床上没发生任何事情?你能想象霍利的前丈夫出现后没有劈头盖脸的痛骂和五花大绑的将霍利运回老家的情景吗?你能想象当霍利和保罗因为涉毒进入警察局任由他们接受媒体如明星一般的采访以及提问没有任何的居高临下的态势吗?这一切都令我们这些生活在新世纪的人太不可理解或者说不可理喻了。霍利和保罗单独在一起的场景出现多次,甚至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们只是在另一人离去后独自面对心碎与空虚。最出格的,也不过的他们犹如孩子一般的出街后将一家廉价商品店的面具偷出后来到楼下相互凝望轻轻一吻,如此安静,如此平静。

小说原著作者卡波特本人一直对电影中的结局不太满意,他认为执拗、虚荣的霍莉小姐不太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所以,纽伦最终只是坐在楼下,望着那飘纱的窗被优雅的仆人关上,这是纽伦在妥协给世界的规则后,最真实忠于自己的一次选择了。正如同船帆慢慢走过灯塔,让他内心煎熬的人儿却选择不回头一样,因为远离,才具有了最本真的自由。

美国的五零年代的纯真逝去了,必然迎来六零年代的困惑与冲突。犹如中国的八零年代与九零年代的更迭。而每一个年代的爱情依然有着每一个年代的宿命,中国现在的爱情,如果我们还可以称其为爱情的话,也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和考验,崩溃的价值、倒退的道德、腐烂的政治、疯狂的经济,犹如一台失控的机器将所有的一切搅拌在了一起。可不管怎样,人们依然需要爱情,需要爱情带给他们美好的幻想,让他们在黑暗的现实紧紧相拥,来对抗这末日来临前最后的绝望……

Audrey Hepburn – Moon River

这个世界,从幼年的我们看着大人们教导我们的真善美的形象,在岁月带给我们越来越多经历和教训之后,有没有让你觉得渐渐触及面具下的复杂?这是很独特、但是每个人都经历的一个过程。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现代爱情与古典爱情的区别,我只是想当然的将那些快节奏快餐式的爱情归为现代爱情,它依托在城市消费主义与现代化手段之下,在非常便捷的几番浪漫与争吵后,王子和公主便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这一过程性必不可少。我说它不可少,第一是因为现代都市的空虚两个打着爱情名义在寂寞的时刻交换身体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情;第二是银幕前的观众对性也有一种隐性期待,它天然的依附在这个你无权过问政治却可以随便纵乐的观众群体里,当然这么说有些政治化。放眼全球,现代社会的开放观念对性的自由和包容以使得软色情在电影里无法回避。可当你把自己锁在椅子上看这部两个小时的电影时,你的期待落空了,因为这是一部1961年的电影。你看不到那些快节奏的、赤裸裸的欲望,你看到的是极其古典的、百转千回的爱情,这是让烦躁的现代人难于忍受的方式和节奏,却在霍利在消防梯弹起《moon
river》得到偿还,她沉静在自己的惆怅里,一抬头,看见了他,一句轻轻的温柔的拉长的HI,他低头俯瞰着她,也是轻轻的回一句,HI……

         
霍利: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要去巴西,帮我找纽约时报,把巴西50位富翁的名单找出来,记住,是50位。

有的人选择在世俗的规范里保留生活的纯真,而有的人则是用纯真的灵魂来实践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对错,只是因为那还是一个纯真的年代而已。

我也不知道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可以谈论什么。爱情的高尚,爱情的伟大,爱情的俗气,爱情的脆弱?还是什么都不谈就看着外面滴滴答答的雨打个哈欠看欲望慢慢蕴开。爱情的纯洁与美好以及利他主义本就是它的本质,不用歌颂,当我们强调这一点时,就反映出了它的缺失,这缺失变成了渴求,可在渴求的同时,却又顶着爱情的名义干尽天下丑事。爱情,犹如诗歌一般在这个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城市没有意义的谈论着,犹如和谈论股票房地产白银一般,它们只是被谈论着,内容空洞乏味,那最初的美好悸动仍然存在,却又以如我们GDP发展的速度衰亡着,未得到,已失去。

她立刻下车,在雨中呼寻刚才被她狠心抛弃的猫咪,雨水冲刷她的脸、她的发、她的大衣,此时她不是“不涂唇膏不看信”的优雅女人,她是内心痛苦,却宁愿在雨中痛苦,以寻找猫咪和自己的救赎的人!终于她的猫咪回应了她,而她的内心也终于在雨水的冲刷中,与刚才激烈冲突的人的拥抱中,获得了泪水之后的平安!

看这部电影真的是非常美妙的经历,就像阅读时发现每一个逗号每一个句号之外都还有延展一样,画面之外意犹未尽。很棒。

这算一种既不希冀也不绝望的心情吗?据说南京鼓楼区婚姻登记处已经对离婚实行了限号政策,当天号码发送完毕,得嘞,劳驾您要离婚明儿起个早再来排。这本就没什么奇怪,哪个高速发展的国家都经历过离婚高企的阶段,所以别再谈爱吧,在寂静的夜轻轻的挽着对方的手跳一支舞,旋转,旋转,旋转……

好莱坞女星中,有许多不同凡响的面孔,比如早期吹的北欧风,更多时候无非就是玉婆性感的肉身,和上梦露的金发,以及那一箩筐的风流,老派的女星大抵如此。而Hepburn不是这样的,她有更多的现代感,有独立感,有层次感,丰富分明。

就是这样,有时想想很可笑。有的孩子从小都信奉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于是在成长里,越来越受挫。就像令人惊艳同时也让人惋惜的艾伦,能够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信赖感,就像她在遭受很多冷遇后对纽伦倾诉的:“我还以为这里的一切都这么美好以为每个人都会欢迎我(大意如此)”,保持着她会哭会笑的的真性情,敢于作为“异类”却能保留内心的自由和独立。

有故事总是有结局,我已猜到他们会以喜剧收尾。想坐在宝马里哭驶过纽约街头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的游荡在罗马广场的霍利最终走下了宝马,在倾盆的大雨里找回了她丢弃的猫咪,也找回了她鄙弃的爱人。这交际花女人,最终从自己建造的牢笼走出,这牢笼用物质和享乐的砖瓦建造,它隔绝了你自己的心灵,让自己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每一处皮肤沉溺在享受里。经典的爱情也就这么终止在最浪漫的牵手一刻,那婚后对激情的腐蚀向来不是商业爱情电影要表现的,至少在那时是这样的。

答应我女孩们!不要让自己的生活变成一场悲剧!

不幸的我们,在现在的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世故和太多的幼稚,唯独是,找不到纯真的人。无论是想要保持哪一种纯真,都好像异类一样难以被别人理解。真是糟糕。:)

Moon River

而纽伦,这个同时感受得到自己真实内心渴求、也清楚世界规则要求的摇摆不定的男人:首次拜访艾伦后给她送去了黄玫瑰,然后在给未婚妻谈论起艾伦收到别人送的花时眼里遮不住的失落,再到剧院里好像世界都只剩下两个人,艾伦好像是在谈论戏剧一样问“她还能收到黄玫瑰吗?”于是他在纽约城里所有的花店去寻找黄玫瑰却不见,而当终于黄玫瑰又出现在花店的时候,他只是匆匆走过了。关于玫瑰的隐喻已经足以概括他的波折。

        霍利:那又如何?

又看了一遍,真的很喜欢这部电影。

小编是因为《八万》这首歌,

如果不去讨论爱情这个主题,“纯真”可以延伸做更多的讨论。

而还有些小孩子,从小在虚伪的童话里,能够聪明地领悟这些表象,然后让自己也带有这样的表象。于是在未来的生活里,掩饰了自己逐渐成熟的野心,用这个世界规则认定的高尚、纯洁、美丽的外衣和这个世界含蓄、委婉的手段,不断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对,最真实的梅就是在射箭场上,连中靶心稳拿第一后回头咧嘴而笑的美丽样子。她从始至终都清楚纽伦的动摇、挣扎、不甘,但她却用最纯真的眼神去回应他,温柔地给他空间和时间,然后用自己的聪颖在最短的时间说服家人举行了婚礼、安排好自己和纽伦的行程、三下五除二赶走艾伦然后再给纽伦生下一众孩子,——她最终完美地死在了她创造好的世界里。

         

虽然是50年前的片子 可女主人公的故事不也存在于现代女性的身上吗
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是要爱情还是面包 真挺讽刺的 可也确实无奈啊~

她们危险而大胆地追逐那些金光灿灿的未来,在浮华的大都市里肆意游走、尽情挥洒自己的青春。这些梦有些是彩色的,最后真的可以照进现实,但有些却是黑白的,最终也只能在现实面前低头。

是为了让各位小朋友更加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