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爸 – 韩历文学网

见过我爸爸的人都会说对我爸爸印象太深刻,除了我爸爸那一贯的不愿掺杂的耿介真诚,就是我爸爸身骨子特差,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身材苗条赛过女人”。但在我心目中,老爸是世间最强悍的人,只要他在,就一定不会有危险。因为这身板,从幼时到现在仍是我安全的港湾,是我危难时惟一的依靠。

图片 1

                      文/雨径岚竹

爸爸就用他这样的身板支撑起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让我过起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玩具是同伴中最少的,可能是因为从小爸爸就把我既当女儿对待又当成儿子对待,我也不太喜欢玩具,今天当然知道,也因为买玩具是无谓地牺牲钱财。

前几天大姐给我打电话说老爸中午突然去她家里絮絮叨叨地给她说自己糊涂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第二天住在爸爸家后面的伯伯家的二哥突然又给我哥打电话说让赶紧过去接老爸,说老爸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后来听哥哥说把老爸接回去后,老爸把他的手机、手表、戒指等一股脑儿地都塞给我哥说都给你吧,我也看不清、听不清了,还要这些东西干嘛?听了我哥、姐说的这些,我就火急火燎地往老爸家赶,路上思绪万千……

                      图/来自网络

每到星期五,来接孩子的小车就塞满学校大门周围的车道,什么雪铁龙、大众、蓝鸟、宝马……学校是民办寄宿制“贵族”学校,接孩子的车子成了一种身份和地位的标志。就在这样的时刻,我和爸爸总要在这小车群中,坐爸爸花一个多月工资买的电动自行车,在众目睽睽中离开。看着缤纷炫目的小汽车,爸爸的眼里写满了落寞,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图片 2

图片 3

“女儿,你知道吗?我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舒服的坐在车子里面,而你得和我一起吹冷晒日的。”爸爸的声音太平静。

老爸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个子不大高,但是之前给人的感觉是身板硬朗、精神矍铄的,自从19年前妈妈去世后就一直一个人住,饮食起居都是自己,也不想和我哥姐一起住,记忆中爸爸的身体一直很好,很少生病,周围的朋友也一直都说很羡慕我爸的身体,说等我们老了要能有这样的健康状况就很好啦!

   
传说中的老我,出生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据奶奶说,是穿着一个红棉袄来的,于是我很着急地问她,是否还穿了绿棉裤(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懂得打扮,担心我的形象太过老土)?奶奶说梦里没看见,看来是否绿棉裤还需考证。

“爸爸,我不喜欢坐车,我晕车晕机,你又忘了?”我笑。的确,坐小车老让我闻到一股橡胶和空调混合的特殊刺味,我极为反感;风吹日晒有什么不好,我可喜欢火、风、水了,它们都是自由的象征!

小的时候最喜欢在爸爸妈妈歇班的时候跟着爸爸、妈妈去亲戚家或市里玩,那个时候爸爸骑着一辆还带大梁的自行车,我就坐在车子的大梁上,妈妈坐在后面,虽然我的腿会因为坐在大梁上变得麻木,但仍然每次都会兴高采烈地跟着。

 
传说中的我,在刚出生半岁的时候,就因为家人不太懂得如何喂养小孩子,差点献出了幼小的生命,以至于现在还在人间受苦,那天我跟老妈说,你真应该把那菊花晶当奶粉一喂到底,现在也不用为生活发愁了,老妈说,你光想了,你给我养老的任务还没完成,想跑?

“选择教书,真对不起你呢。”老爸拐了个弯。“不会呀,老爸。”我笑,心里有些酸酸的,我想到了上个月我急病时他把我背到医院交给医生就丢下我就去管他的学生了。“我喜欢吹风呀!而且,我也从来没怪过你。虽然我知道,当老师工资也不多,但你为了我有一个好的读书环境,把老家的公职也辞掉了呀。”我安慰他,“再说,那些有小车的富家子弟也没欺负我呀,不是吗?而且,有爸爸在,我就心满意足了,真的。”爸爸笑了,笑得很没水分,很干,让我揪心,我知道他是因为爱我而内疚;但我也知道,除了爸爸陪我学习的时间太少外,确实不曾感到什么大委屈。我和爸爸两人最后都沉默不语。

图片 4

 
传说中的我,小的时候听到的最多的夸奖就是,这孩子多白(一般对于长得不好看的孩子都这么说,真是感谢我不黑)。老妈说那个时候的我,相当的乖,不让乱跑、乱动就坐在那里玩玩具,一个上午都不动;时至今日,我还记得断奶的情景,我一个礼拜没见老妈,很是想她,见她就要吃奶,结果老妈涂了红药水,我看着红红地就问她怎么了,老妈说流血了,我问她疼不疼,她说很疼,我就说我不吃了,那个时候我一岁,现在才知道,欺骗我幼小的心灵。奶奶说我那个时候很傻,因为我的玩具经常被阳阳弟弟掉包,他总是骗我说,我俩换换吧,于是我就同意了,我想有的玩就行,我的玩具玩的很爱惜,很新,他的都是少皮没毛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