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还抄喜欢的句子吗?

直到我们上了幼儿园,我在幼儿园里的人缘要比她好,因为她比较凶,可能是在家里横行霸道惯了,对谁都像对我那样,人家当然不会真的和我一样被她压迫,很快她哭着跑来找我说没有人陪她玩,要我陪她,没有办法我只好从命,谁让她是我们家的老大,我不听话除非不想回家了!就这样我放弃了陪那些美丽的小女孩玩的时间来陪这个小毛丫头。有一次一个不知道死活的小破孩来抢她手里刚从我那里抢来的一个变形金刚的玩具模型,她虽然凶但是毕竟没有人家男生的力气大,那时我正在偷懒在看一群美丽的小姑娘玩游戏,她气乎乎的跑来告诉我说她被抢劫了,我立刻挽起袖子找到那个比我还要高一头的大班男生,“把变形金刚还给她!”“就不!关于哥哥妹妹的文章”
我一拳打过去,他的鼻子被我打出血,扔下玩具哇哇的哭着去找老师了,我捡起玩具交给她,她好崇拜的看着我,嘿嘿!我终于有点当哥哥的尊严,但是后果惨重,我妈妈被叫到幼儿园,大班的阿姨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以为我是为情行凶,呵呵,我哪有那么早熟,还没有她明白的多呢,妈妈让我赔礼道歉,我非不道歉,结果妈妈重重的打了我的屁股两下,我忍住了没有哭,但是坚决不道歉,对着面前那个只空有块头的小子放出豪言:“你以后再敢欺负她我还把你鼻子打出血!

五年级过年那次考试,他意外考得很好,还得了进步奖。看到高兴的样子,我也很高兴。他也曾因为抄作文被老师在班上教训,以致训哭。我看到了他的泪,却装作没有看到,我应该说点什么,却依旧沉默。我是优秀作文,他是抄作文被训,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却真的不愿意他掉泪。

 
 可能有一天,等我们老了再翻自己写下的文字或者自己发布的签名动态时,像是在看自己的回忆录,一词一句,都是过往。

我出生的时候就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再后面拉着我,我使劲的蹬着我的小腿,可惜什么也踹不着,没有办法我只好在落地那一刻撒娇,“哇……”的哭了,声音那叫一个洪亮,可是当护士小姐温柔的把我抱在怀里夸我以后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小伙时候,又一名护士小姐喊到:“哎呀!还有一个呢!”就这样又一个小家伙出生了,他们叫我们俩“龙凤胎”!

四年级之前,对调皮捣蛋的男生,只有厌烦。对那些男生的记忆渐渐淡去,但那种厌烦的感觉,还是没多少改变。他们曾在我放学路上故意打我一下然后一溜烟跑掉,曾经故意占着我的桌子打牌,不让我坐过去,曾经在我写作业时故意捣乱不让写,……,真的是没有一点好印象。直到四年级一开学,跟他同桌。

 
 上次回家,妈妈收拾我不用的书本,从一堆试卷里又翻出了六本之前用过的随笔本。吹吹本子上落满的土,小心打开,纸张早已泛黄,唯有认真写过的字,格外清晰。再看那些看似成熟又懂很多道理的文字,掩盖不住的是当时的青涩与梦想。六个本子,又被我擦干净尘土放到了书架上,发呆好久,那里记录了我整整六年的青春啊。那些开心的,难过的,欢呼的,失望的,窃喜的,不解的,甚至我当时偷偷喜欢的小男生啊,我曾经以为失去一切的痛楚啊,都随着我的长大一去不复返了。

我喜欢语文和英语,她也喜欢英语可是特别不喜欢语文,但是成绩一直不错,她每次考试之前都会突击找我复习,临阵磨枪。我每天还是那么悠闲自在的过着,回家抄抄她的作业,她也抄我的,比如作文!关于哥哥妹妹的文章
我经常说她:“你的书面表达能力这么差,以后怎么给你喜欢的男生写情书啊?”“哇!老兄!不会让他们给我写吗?再说有你这大帅哥在我旁边谁还敢追我啊?”
“那以后我们放学分开走!免得影响你吸引异性!”“算了!我们学校那几个男生,不是我夸你啊,我也从来没夸过你啊,你就当这是第一次好了!”“什么啊?”
“你真的比他们强多了!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还不是我的基因好?”“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是我的基因好,捎带脚把你也感染了!”“没有搞错?是我先好不好?一分钟之后你才出来呢!小丫头!”我用手点她的脑门,“哎呀!我认为是他们搞错了,是我先吧?”“那好啊,那你以后就得让着我了,姐姐得照顾弟弟啊!把我以前被你抢走的玩具还回来!”“不要!那算了,还是你先好了!不过……”她突然搞的很神秘坐到我前面的桌子上,“你坦白,有没有小女孩给你写过情书?”“没有!”“真的没有?”“真的没有!”“那我就放心了!”“你放什么心?”“你找女朋友得先通过我的审批才行!”“救命啊,小姐!你老哥我还年轻,没你想的那么成熟,那么有魅力!”“但是,如果你找了一定要先告诉我!”“好!”“说准了啊!给你,这是我的代数作业!把你的作文拿来!”“给你!不过拜托你,把内容改一改再写到你的本子上,这不像数学答案只有一个!”“我哪有时间慢慢改啊?老师也没发现过。”“谁说的上次写的那个老师就已经很怀疑了,在我的本子上写:‘要**完成!’他以为我抄你的呢。”“哈哈哈!谁让我名声好?谁让你只有作文好?”她一溜烟的下楼了,我拿过她的代数作业,认真的照搬到我的本子上,我绝对相信她!

你,是我童年时光里,第一个让我觉得温暖的人,谢谢你,卫明。

上了高中,老师还是要我们摘抄好段落好文章。这时候我的漂亮本子旧的有点快了,因为我开始收到同学上课塞给我的小纸条,我跟同桌开玩笑说:看吧,写纸条的都是暗恋我。打开纸条:嘿姑娘,听说你的摘抄本很精彩,借给我看看吧。

从那以后她似乎对我的态度变了,不再欺负我还经常拿她以前偷偷藏起来的好吃的给我吃,其实我都知道她藏在哪里!呵呵!
上学了,我们背着一样的书包,穿着一样的衣服和鞋子,她在前我在后走进校门。我们在同一个班级,同学们都很好奇我们为什么长的那么像,因为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龙凤胎”是怎么生出来的,更不明白染色体什么什么的,当然我也不懂,是后来学了生物才知道的!老师让我们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坐着,怕看我们坐在一起眼花,呵呵!她那时候和小子一样,确切的说和是我一样,俨然一对双胞胎!放学了和我一起去踢球一起去树林里爬树,弄的一身汗和泥,我真有点错觉她就是我,看着她就知道自己什么德行,在干什么!关于哥哥妹妹的文章我们唯一有一点的区别就是在她左边的眼睛旁边有一颗小黑痣,别人说那是美人痣,可我怎么也看不出来她像个美人,就是一个假小子!她的成绩却比我的好,因为她写好作业后我拿来抄一下就好了,轻松的很,我也不用那么用功的去学,有这么一个帮手也不错,代价就是我得带着她到处去玩,童年的时光总是快乐的,又是短暂的,我们很快长大,我们家也从原来的地方搬家搬到另一个城市里的更新更大的房子里,我和她分开住了,整个阁楼属于我,是我自己的天地,更自由,她在楼下,却经常跑到我这来玩,每次都不敲门一脚踢开,把我吓一跳,我真后悔不应该教她踢足球!

他成绩不好,班里30多名。家里那时候开厂子,有几分领导力,其它男生有点随从他的意思。我也有点奇怪,我家也开厂子,为什么就没人怕我,反而那么多男生欺负我?可见,在班里有什么地位,跟家里干嘛,也没多少联系。

 
 开始的时候还很听话的写好句子好段落为所谓高分作文积累着,后来便开始摘抄自己喜欢的歌词,诗词,散文,甚至是自己写的东西,总之不是那种初中生作文需要的素材,只要我喜欢的我都敢写。有时写的合老师文品时,老师还会认真写好多批语,这时恐怕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了:自己摘抄的东西得到认可,自己写的东西得到欣赏。

本来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现在又多了一个小屁孩和你分享,而且什么你都要分一半给她,只要我稍微有点不满情绪她就会用她比我还洪亮的声音喊来妈妈,我只好乖乖听话。五岁那年不知是哪位健忘的叔叔送了一把玩具冲锋枪给我,竟然忘了还有一个小祖宗,所以她来要我把枪分一半给她时我说什么也不肯,毕竟枪是男孩子的玩具,可她不依不饶的又喊来了妈妈,妈妈说:“你是哥哥,要让着妹妹!”说完就把枪给了她,她拿着枪对我一顿扫射后,我按照她的要求躺下装死,心里就想:
“我宁可我是妹妹!你去当什么倒霉哥哥吧!”然后她就一阵哈哈大笑,脚踩在我的肚皮上摆出胜利的架势!可怜的我啊,谁知道我们的父母偏偏是少有的几个不重男轻女的典范之一,所以可以想象我在家里的地位。我们家在别人眼里是幸福的四口之家,男女人数还平衡,可是地位怎么就不能平衡呢?后来在我一点一点长大慢慢的实践生活中知道了,这纯属遗传!关于哥哥妹妹的文章

2小学时的喜欢,算爱情吗?

 
 每次同学看完摘抄和随笔还会像老师一样给我写上一段话,像是对上一阶段的交流总结,又像是对生活里小情绪的安慰和理解。尽管在班里会穿越好久,本子坏的很快,但看到同学们写给你的话,很是欣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