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老去

我紧拥着那些酸酸也甜甜的片段,无数的被时光敲碎的不经意像成了无数的相片被重叠放到了帘影绰绰的写字台,任我怀想。

窗外的叶,在炙热的阳光下,丝毫没有褪去碧玉般的莹绿。依然在沾染着火辣辣的空气粒子里,随着淡然的清风,微微摇曳,有着微妙的叶香。

初夏的小镇,风轻云淡。那个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射窗前,一缕一缕地散落在课桌、讲台上。我不经意间瞥见她课桌的右上角放着一个玻璃瓶,两朵洁白的栀子花相依相偎。

那棵粗壮的黄角树像花儿般开了,枝繁叶茂,在金光闪烁的初夏。苍翠欲滴叶子笼罩着一寸寸的土地,微风徐来,斑驳的碎片丢落了一地。每节的体育课我们总要无精打采地踩着阳光再穿过那片阴凉,似是故意等它绿了我们的心房。

初夏,清新的绿色洗涤着叶的脉流,干净而晶莹。随着初夏的游走,这一片片柔软的嫩绿,渐渐褪去了叶面层的青绿,逐渐隐透着幽黑的绿,似乎在跟着岁月的流走而游移。

我也爱花,尤其栀子花。望着那两朵摇曳生香的栀子花,我的心止不住兴奋。于是撕下一张小纸条,写上“你的栀子花从何而来?”,让左边的同学一个又一个的,横穿整个教室,送给她。

你的短发你的眼睛你的手指就在那个时候开始被阳光蒸发,慢慢弥散在我的脑海。你总是活泼的与她们嬉戏打闹,穿着鲜艳的T恤奔跑在红色的塑胶跑道。数学课,你喜欢拿着歌词本与罗明瑶唱歌,从《突然好想你》到忧伤的《十年》,那时候的你就是个素白无华的孩子。偶尔,你也会沉默,眼睛里藏了秘密在安静时独自描绘。你写了乖小华丽的文字,一字一句的臆想都化作流珠般,轻小温和的滚落在纸上。兀自伤感,兀自想念。那时的你像孤单的小鸟在荒芜的城堡上寂寞盘旋。

我们在人生途径中行走,亦如这片片简单的叶。青涩的嫩绿,婉转的深绿,再到幽黑的墨绿,最后枯黄飘零。

她伸手正要接过纸条时,语文老师从背后使劲地咳嗽了两声。她的脸颊顷刻泛红,伸开的手也不知所措。语文老师拿过纸条打开一看,便径直走到我的桌旁,笑嘻嘻地说:“小伙子,情书很含蓄嘛!”

最初的你在初夏绽放,诗意纯白、活泼可爱。后来的你便像藤蔓,温柔缓慢爬上我的心房。

我们在历经生活中的坎坷时,却远远敌不过这些微不足道的树叶。它们不管是在细雨微风温柔的春天,还是锋芒炽烈骄阳下的夏日,或是萧瑟沧桑的秋,更不屑与瑟瑟寒风针锋相对,依然顽强鲜活的生存着。

澳门赌搏网站大全,那年,正读高二。一张纸条竟然成了一封情书,我诧异。就算情书吧,我想,也是写给栀子花的。

时光,像一朵纯白的花朵,开放在那些渐渐辨认不清的回忆。

可是,我们呢?

下课后,我跑到她的课桌旁,还是那句“你的栀子花从何而来?”她莞尔一笑,说:“我家园子里的啊。”我“哦”了声,告诉她,那不是情书,转身就跑开了。

我生病了,在那个阳光徜徉的初夏,在那年散漫的期末考试里。那种痛苦与无助在我软弱无力的身体里漫延。阳光打在身上也变得沉重,那种处境无法用只言片语概括也不能长长的倾诉,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你的出现恰如那摇曳的烛火,在失望与痛的边缘希希粒粒。依稀记得,你的目光如水,透过我的眼,如清晨含香的露,沁人心脾。多感谢,你的出现,你的陪伴,你的关怀,如我,都是奢侈的拥有。

我们趟过那些青葱的岁月,随着成长的痕迹,慢慢遗失了那份纯真与欢笑。曾经的年华,繁华如梦,灿烂如花,美丽如诗;曾经的心灵,洁如白纸,纯如水露,淡然似冰;曾经的容颜,光洁红润,凝白如脂,娇艳如春。

次日清晨,到教室早读,远远地我就看见自己的课桌上插着两朵栀子花。走近,瞧见花瓣上还滚动着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我扭过头朝她望去,她的桌上依旧是两朵栀子花,相互依偎着。而她正埋头读书。

你用冰凉的小小的手掌轻轻覆盖额头,唇齿间流溢出关心,一字一句,一点一滴,画面柔美。在那个病恹恹的初夏,那段难熬苦涩的日子,因为有你变得温暖。一如牛奶般滑过咽喉,一如阳光轻抚过肌肤,绵长而满足,清新又香甜。

却,在世俗的行走中,渐渐失去了曾经令我们骄傲的资本。

花是她送的,应该说声谢谢。我撕下一张小纸条,写上“栀子花真的很香,我家庭院里的一株栀子树,此时也应绽开花朵了。”

下风带着阳光的味道穿过安静的操场,穿过茂盛的枝叶,穿过教室来到我们曾坐过的桌椅。空荡荡的教室回想着风过的呜咽,亲爱的亲爱的,夏来了,树绿了,我们也走了,却不再相逢。

时间,它无忧无虑,游走的那样漫不经心;而我,却害怕听到时针极有规律的滴答声。它们绕走一个圈,我便失去一天的青春。

枯燥的早读,有了栀子花相伴而变得明媚轻松。在一潮又一潮的朗读背诵声中,我轻轻地哼唱何炅的《栀子花开》:“栀子花开,这时的季节,我们将离开。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就像一阵清香,萦绕在我的心房……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岁月,它悠然自得,迈动着脚步悄声无息;而我,却沮丧在成长的轨迹里,心间残留着一摞摞沧桑的痕迹。它们环绕着四季,我将惆怅洒落在春夏秋冬里。

每天两朵鲜艳的栀子花,一个月的芳香,渗透我的课桌、书本,年少的心房也暗香浮动。

时间,不会老去;岁月,不会逝去。变的,只是我们。

她走读,我住校。我们似乎没有交流,只是偶尔我会写些散词断句,用一张小小的纸条,去感谢她带给我的芬芳。而她从未回复。

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这些累计起来的数字,敲碎了我们的心。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这些堆砌在一起的年轮,揉碎了我们的灵魂。

日子就这样在花香中悄悄溜走。直到有一天,我走进教室,发现课桌上没有了栀子花的踪迹。四处寻觅,她的窗前也是突兀一片,一摞高高的书本甚至遮掩了她的眉稍。我知道,该来的,该走的都必将顺应自然。可心里的空落就如一片花瓣跌落枝头。

如果,如果,时间能够停留,我们会不会更好的生活?

我写给她:“栀子花在今天迷路了!”

如果,如果,岁月可以缓慢,我们会不会珍惜所有?

这次,我看见她拿起笔,在我的纸条上开始写字。她小心翼翼地叠好,羞涩地递给同桌。几经转手,落到我的掌心,是一只飞翔的纸鹤。我拆开,一枚墨绿的栀子叶,静静地躺在娟秀的字体上。“栀子花去远方旅游了,只待明年才会回家。”

如果,如果,青春可以永驻,我们会不会让年轻的心更加狂野?

原来,她也懂栀子花,原来她如此才情横溢。相识能相知,在懵懂的年纪是莫大的缘分。我像寻到了前世的恋人般激动不已。

时间,它就是一个精,一个不老的传说,更是一个恶魔。它带走了我们太多太多美好的事物,把我们精彩的人生,都化作了回忆。

她说:“我们一起等待栀子花回来吧!”我欣然答应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