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浪漫赢不回来-情感故事 – 韩历文学网

2005年7月,高中毕业的我,跟随一帮姐妹从湘西老家来到武汉打工。因为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不容易,最后我只好应聘到一家星级酒店做服务员。时间久了,我发现厨工张扬看我的眼光有些异样,我知道他肯定是喜欢上了我,但却没有胆量说出口。

2月21日,持续的降雨让韶关监狱显得格外阴冷。就在服刑人员准备做工间操的时候,广播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大家认真聆听时,服刑人员林广鸿突然愣了一下,妈妈为他点了一首《念亲恩》。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一首歌,泪眼朦胧的他已看不清外面的雨滴,脑海里妈妈的形象愈发清晰……

平心而论,张扬是个不错的男孩:他话不多,为人很勤快,肯钻研厨艺;可惜长相一般,而且工资也不很高,只有600元。如果长相漂亮的我跟他谈恋爱,别说我父母不同意,就是一帮姐妹也会反对。所以,我对他异样的目光,总是视而不见……(浪漫爱情故事 )

2018年5月24日,韶关监狱“立新之声”广播电台正式开播,节目由矫正与刑务办公室策划,并由该办公室女警曹岁斯负责制作播出,每周二、四上午开播,每期约20分钟。给亲人点歌,这一看似有着历史时代感的点歌举措在监狱里受到意想不到的欢迎,主持人曹岁斯也意外成为监狱红人。

2006年3月的一天,酒店组织我们去木兰山游玩。在爬一个小坡时,我不慎一脚踩虚,从山上滑落了下去。我吓得大叫,其他员工惊愕地看着,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救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扬一个箭步冲上来,拦腰抱住了我。同事们拍着手掌欢呼,直夸张扬勇敢,并说他英雄救美,必有后福。我听了,心里不禁泛起阵阵涟漪,再看张扬时,他站在人群中,早已羞红了脸……

图片 1

回来后,我向张扬道谢。他悄悄地告诉我,其实我在山上玩耍时,他一直都在
“监视”着我,几次看我的脚踩滑了石头,都为我捏了把汗,担心我有什么闪失,所以更加“看紧”了我,果不其然,我遇险了……我一下子就被他感动了,原来,外表腼腆的他还是很细心的,而且这么在意我。于是,我不顾姐妹们的异议,毅然与他确立了恋爱关系。我想,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议论呢。自己满意比什么都好;虽然他现在只是厨房的杂工,但以他肯钻研厨艺的那个劲儿,说不定哪天就会出人头地。

曹岁斯在“立新之声”点歌台录制现场。 景国民 摄

2006年5月,因为合同到期,张扬的师傅要到另一家酒店上班,张扬也要跟着师傅走。他走的头一天晚上,拿出一个收录机对我说:“玟玟,我们相处很久了,我一直没有礼物送给你,很不好意思。现在,我们要暂时分别,我知道你很喜欢听收录机,我就送一个给你吧,你空闲时,打开它,就记起了我!”我心中顿时有一些失落:如今都什么年代了,哪儿还有给女朋友送这个的?

韶关监狱是全省第一个节假日可以会见的监狱,也是唯一提供亲情点歌服务的监狱。

过了几天,张扬来到酒店,送给我一盘磁带,然后就走了。

2月21日下午,曹岁斯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会见室。桌上有7张点歌单,最新的一张是20日上午一位母亲为儿子点播的《生日快乐》。

我将磁带放进收录机,收录机里传出他悦耳的声音:“玟玟,今后我不在你身边了,虽然我们不能每天朝夕相处,但是我爱你的心永远不会变。请相信我,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把你深深地思念。”
末了,收录机里响起了他的歌声:“我是真的真的爱你……”原来,这是他自己录制的。姐妹们听了都为我高兴,说没想到张扬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居然会这样懂得浪漫。

“春节前后点歌较多,加上今天收集的,目前有45张点歌单还未录制节目。”曹岁斯说,很多家属千里迢迢赶来会见,无论是错过会见还是不愿会见,对家属而言都是一种遗憾,有些家属会见后还有心里话要说,他们没能尽情倾诉的情感需要一个渠道来表达。

又过了两天,张扬给我打来电话,他激动地说:“你今天中午12点,打开收录机,调到103。8兆赫,我将会参加湖北文艺广播电台‘开心六六顺’节目,如果我答对主持人提出的题目后,将会为你现场点播一首歌。”我怀疑地问:“你怎么肯定你会答对题目?”他自信地说:“你等着听歌就是了!”我有点不相信他说的话,但是,我还是禁不住好奇,在12点多的时候打开了收录机。没想到主持人江雨和文笛出的几道智力题目,还真的没有难住他,他轻松地闯过了三道关,获得了点播歌曲的机会。主持人问张扬要给谁点播歌曲,他说:“为我的女朋友玟玟。”主持人给他一分钟表白的机会,他在电波中说:“玟玟,虽然我没有钱为你买礼物,但是我会用我的智慧,给你营造快乐。玟玟,我会让你相信,你选择我做男朋友,永远没有错!”我听后,心里涌起丝丝甜蜜……

基于此,监狱利用狱内新建设的广播系统,在外会见室设立了亲情点歌台,成立了“立新之声”广播电台,这是在亲情会见、亲情电话、亲情书信、短信平台之外的第五种服刑人员与家属亲情联系的平台,旨在让家属说不出、难表达的语言,以另一种方式、另一个平台进行倾诉。

后来,张扬经常给我打电话,说什么时候哪家广播电台有一个点歌节目,他会给我点播歌曲,以致武汉市几家广播电台所有的点歌节目中,张扬都给我点了个遍。慢慢地,对于听他点的歌,我都有些麻木了。看到一些姐妹手捧着男朋友送的口红、香水或时装等礼物欢喜不尽的样子,我甚至想,哪怕找一个只是稍微有钱一点的男朋友,收到的礼物肯定就不会这么飘渺了!我不是贪财的女孩,但如果总是收到这样的礼物,心中确实不是滋味。所以,当后来张扬再一次要我收听点歌时,我吼道,我已经对他这种礼物烦透了!

图片 2

张扬从此再也不给我点歌了。从2006年10月起,他开始隔三差五给我送一些化妆品,而且都是比较高档的。我不禁警觉起来,一次,我问他:“阿扬,你的工资不是很高,而且还要寄一部分回家给弟弟读书,你怎么有钱给我买这样高档的化妆品呢?”他“嘿嘿”一笑说:“没有花钱买,你只管享用就是了。”我生气了:“没有花钱买,难道是偷来的?张扬啊,我可不喜欢你为了取悦我,而去做那样的勾当。”他抚摸着我的秀发,一脸正色地说:“玟玟,你的男朋友怎么会做那种事呢?请你相信我!”我催问他是从哪里来的,他却说暂时保密。

歌单寄托了亲人的思念。 尹利勇 摄

后来,张扬不断拿来昂贵的电影票、火锅店和保龄球馆的消费券、歌厅的门票等。半年的时间,我们几乎到武汉所有的电影院看过电影,到所有的游乐场所玩过。尽管我不知道这些票和消费券是怎么来的,但想到他不是偷来的,也就心安理得地享用了。

收集点歌单,向现场前来会见的服刑人员亲属派发点歌单,然后拿着收集好的点歌单进监狱内的教学楼整理挑选,确定本期播放内容,编辑录音稿件,最后到录音室录音,对20分钟节目进行后期编辑。

2007年4月的一天,我正在用餐巾折杯花,忽然,一个在西餐厅工作的姐妹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玟玟,你的男朋友正在参与楚天音乐台的答题节目,过关了可以获得明星见面会的门票呢,他已经闯过了两道关!好厉害耶。”我急忙打开收录机,调到105。8兆赫,收录机里果然传来了张扬的声音,主持人出的最后一关的题目是:“自然的就是最美的”美学定律,是谁提出来的?他答道:“康德。”主持人高兴地说他又答对了!终于,张扬获得了两张将在4月23日举行的
“羽·泉歌友见面会”的门票。

但这次,曹岁斯拿到点歌单后并未像往常一样去准备新一期的节目,而是在节目开播62期之后首次去监区回访点歌单里的当事人。

我一下子全明白了,原来那些昂贵的电影票、保龄球馆的消费券和高级化妆品等全是张扬答题赢回来的!他还在玩答题送礼的把戏,可或许是礼物不同了,又或许是我又体会到了他对我的真爱,总之,我心中一点儿也不气恼了,反而感到无比的甜蜜……

陈西,这个和曹岁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是点歌单里较为特殊的服刑人员:28岁,因犯故意杀人罪于四年前入监,先被判死缓,后减刑为无期,其母亲多次来监会见均遭其拒绝。

第二天,当张扬把两张门票送来时,我笑眯眯地说:“张扬,你行啊,这样的好事一直瞒着我!”他憨厚地一笑说:“我这不是怕你知道后生气嘛!”我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不会的,不会的,今后一定要告诉我什么时候参与节目,我好收听,好吗?”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陈西母亲是河南人,由于家境贫寒一直在深圳打工,她的儿子则在河南老家由老人抚养。因为疏于教育,以致陈西年纪轻轻便误入歧途,因抢劫和故意杀人罪被判死缓。入狱之后,陈西一直对自己的父母心存怨恨,不肯会见。即便每次过来会见均碰壁,他的母亲也不气馁,依旧坚持。

张扬告诉我,看到恋爱中的男孩给女朋友送礼物,他总是自惭形秽,觉得自己真没用。在参与电台的点歌节目多了后,他得知还可以答题赢奖品,便想:我虽然没有钱,但我要用我的知识和智慧换取礼物,来送给我的女朋友!于是,他在地摊上买来《百科全书》、《十万个为什么》和《知识窗》等知识性比较强的书和杂志学习,并阅读每天的报纸,以积累知识。他得意地指了指脑袋说:“这里面现在积累了许多知识,所以广播电台出的题目一般不会难住我。”

2018年8月,陈西母亲再次从深圳赶到韶关监狱,仍遭拒绝。会见室工作人员引导她给儿子填写了一张点歌单。她强忍泪水,一字一句写好,然后落寞地离去。第二天早上,她又赶来了会见室,重新填写了一张点歌单,改为点播一首《亲爱的小孩》,把未能说的话全写在点歌单上。

2007年8月4日,正是中国的情人节——七夕,张扬参与长江经济广播电台的答题节目,获得了9朵玫瑰。当他将玫瑰送到我的手中时,深情地说:“玟玟,鲜花配美女,玫瑰送给你。”我的姐妹们见了这一幕,都欢呼起来:“玟玟,你真幸福!有这么聪明又懂得浪漫的男朋友,我们好羡慕你哟!”张扬听了,似乎得到鼓励似的,又说:“玟玟,你将眼睛闭上,我还有一件礼物送给你!”我不知道他会弄什么名堂,就依他的意思,闭上了眼睛,哪知,他竟然大胆地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就跑开了!

获知该消息的曹岁斯于次日就播出了这位母亲点的歌。

同事们顿时都笑得岔了气,纷纷说:“哇,玟玟,你们的爱情真的好有情调噢!”我的脸顿时羞得通红,但心中却幸福无比……

“昨天,我听到一位母亲心酸的故事,因为情况特殊,她当天未能见到自己的孩子,离去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又来到会见室,为她日思夜想又倍感愧疚的孩子点了这首《亲爱的小孩》,她把所有的话都写在了点歌单上!”

2007年9月,张扬已经在他工作的酒店当上了厨师,月薪已经有1500元了,经济状况大有改善。但是,他仍然热衷于参加答题,给我赢取礼物。而我也觉得,他赢回来的礼物,比他用自己的工资买的,更让我开心——我们挣钱都不容易,能省当然要省啊,呵呵!

曹岁斯回忆,她曾向专管民警了解陈西的情况,发现其心病很重,“小时候,她做了让我一辈子无法原谅的事情,谢谢曹警官的好意!”陈西说。

2007年11月,张扬打电话告诉我,有一家广播电台答题节目的奖品是:免费拍一套婚纱照。张扬说:“玟玟,我一定要去参加这个节目,如果获了奖,你愿意跟我去拍婚纱照吗?”

陈西这句看似冰冷又毫无希望的话却让曹岁斯看到了希望,只要他肯说出来就还有化解的希望,以后只要是陈西妈妈点的歌,她都会录制节目,她想让这位母亲说出更多的心里话来融化陈西冰封的心灵。

我知道张扬这是在向我求婚,我跟他捉了半天迷藏,不置可否,只是让他先去参加,赢了以后再说。

“陈西还年轻,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都应该获得解脱和重新做人的机会。”曹岁斯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其实,我早就打定了主意:去拍,一定去!傻瓜才不去呢……

图片 3

家属带着泪水填写亲情点歌单。 警方供图

2018年12月29日,这是50岁的杨明服刑以来印象最深刻的一天。那天上午,妻子为其点播了一首《甜蜜蜜》,这是监狱第一次点播这首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