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关何地,回望家的倾向

月光凄苦明亮,是因为饱含了游子的泪光

编辑荐:写着写着,已月上柳梢,这时,我想大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了吧。剩下的大多数是离家的,漂泊的他乡人,守着这半城风月,向往着远方。

文/安筱燃

那些关于月亮的回忆总有父亲的身影

一轨跨两地,一月两地明,梧桐雨,君子心,借窗望去故乡空。

年关将近,又是一年回家时,积蓄了一年的思念,在这一刻集中爆发了,归心似箭尚不能表达这一刻的心情。我想,春运的票之所以这么珍贵,那是因为承载着一份份思乡情吧。

中秋的夜晚,月光撒了一地,微微的风吹拂,在大地上拨出阵阵涟漪。

曾经多么想追逐远方的飞鸟,向往远方的世界。但当去了远方,却又思念远方。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地名叫望乡坡,故老相传,外出的游子经过这里时,都会回首看望一眼家的方向,因为再见家人,也许又是一年以后了。

我躺在父亲的怀中,可以感觉到父亲粗糙的胡子刺痒我的头皮,父亲轻轻的说:“以前在外面,想家的时候就望着月亮,借着月光可以望见故乡。”真的吗?”
我惊奇的问到,沉寂了好一会,我可以听到父亲缓和的呼吸,可以感觉到父亲温暖的气息,我拗头看着父亲的脸,月光下,父亲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多了两颗小月亮,父亲摸下我的头,侧过身去,没有回答。

第一次觉得深夜的武汉,纵是繁华遍地,我也还是悲伤。即使霓虹灯闪烁,高楼矗立,车水马龙,都觉得它不属于我,而且本身就不属于我。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流浪儿,一个想家的孩子。万家的灯火,没有一盏是家的感觉。想家的时候,只能望着家的方向,想亲人的时候,只能静静地望着月。

我想,那双回望的眼睛里包含的情感,应该是最纠结的了,难舍、痛苦、揪心、希望、盼望,最后都会在狠心扭过头的那一刹那化为永久的思念吧。

父亲的青春是在异乡度过的,在父亲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爷爷外出打工,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才能看到故乡的人,故乡的月,故乡的砖砖瓦瓦,父亲的往事丰富而精彩,而我只能用惊叹的心情去聆听父亲的过往。

繁华的背后是孤独,热闹的背后是寂寞。每一次圆月当空,都黯然泪下,彻夜无眠。疲倦天涯客,思乡不还家。我要学会坚强,因为人总会在远方。

我很小就离开家乡外出读书,望乡坡上回望家乡的心情,我体会了几十次。小时候只是不想离开爸妈,不想离开熟悉的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渐渐体味到了“回望”的真意,那是一种希望,希望这一次的离开,会是下一次的长居。那是一种承诺,承诺这一次的离开,一定会给家人带来新的希望。

我渐渐的长大,经历了一些事情,也悟出了一些道理,当我上中学的时候,要几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常常因想家而湿了双眼,我想到父亲的那句话。那天晚上,我九九地望着月亮,希望可以透过月光望见故乡,任凭皎洁的月光直直地照射进我的眼睛,那感觉舒适而安详,九九地凝视着月亮,躲进云层、出来、再躲进云层,如此反复但不重复。我并没有像父亲说的那样望见故乡,月光依然明亮,倒是眼睛有点干涩了。我在心里浅浅一笑,怎么可能从月光中望见故乡呢!我想也许是当时我小,爸爸哄我的吧,想了这个借口安慰自己,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勉强接受了。

这里很繁华,很热闹,没有父母的哆嗦,约束。但我还是想困在我的城,还是想把泪流在家乡。害怕归去时,那山,那水,那人,都变得模糊。有时做梦,我会梦到故乡,可醒来时,还是在远方,月色朦胧,渐行渐远。

我们祖先造字挺有意思,“家”字,房子下面养着一头猪,而没有造成房子下面住着人,大概古人觉得,有一间房子,再养上一些家畜、家禽,让人有个安定的生活就是“家”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