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了是否就大错特错了?

当我们老了 ——追着时间赶路

图片 1

文/夜渐明

运城护理职业学院 张雅楠

时间:2017-02-05 01:0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离开家的前一天我去了一次养老院,看望外婆。这一次她从家乡的地级养老院转到市里的养老院,看望她变得格外不方便。临行前我在心里不断嘱咐自己,不管怎样,去了以后我一定要用最好的状态面对她,我希望尽可能用最大的温情拼命去记住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生怕错过哪怕她的一个目光。

早晨起来,天气并不做好,妈妈问我是否考虑过年回家以后再去看望她,我坚持一定要当天去。打车转车,时间将近半晌终于到了敬老院交通路口,离她越来越近,心里反倒越来越不安定。害怕她见到我们又哭,而看到她精神状况不佳又会难受。

辗转迂回,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吃饭,病后未愈的她行动愈发不便,连吃饭都会不断漏嘴,口水饭渣子不断掉在衣服上面,面容憔悴,两眼红肿,她也不与我们讲话,我问她什么她都只是“嗯…啊…”。

等她吃了半碗,护工阿姨扶她出房间走动,进了中庭在角落找了个空位坐下。那个中庭狭窄,二十平左右的小空间连接着房间的廊道,正前方挂了一台老电视,上面挂着一个旧风扇。幽暗的空间里挤了将近十几个婆婆爹爹,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目光呆滞地盯着电视机,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

图片 2

有一瞬间我被这样的画面戳到,那种来自于对生活对人生迟暮的压抑氛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刺伤了我,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待一个归属,又像在等待结束、生命的终结。

晚上回家,脑袋里反复出现那一个画面和外婆哭泣的样子,心情始终不能平静。

平生纵有千般万般恩怨,这辈子,最见不得就是老人像孩子一样伤心的样子。

我想起大学一年级时我曾作为志愿者多次在敬老院做义工,为老人整理床铺,帮他们剪指甲倒水,打扫房间。印象尤为深刻的是某一次去敬老院做义工,与一位老奶奶聊了会天,老奶奶告诉我今年她已经82岁了。但她看起来还很健谈,与我们聊起天来时常会笑出声。她告诉我她有两个女儿,但两个女儿都在加拿大生活,而她自己年纪大了,不想跟着自己的孩子兜兜转转,一来折腾不起,二来自己从小生活在这里,对她来说,这里是她所有情感寄托的梦乡。

图片 3

外婆这一代人,生在文革前期,从小家庭贫苦,十几二十岁嫁做人妇,生儿育女,与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一辈子的寄托就在自己的儿子女儿身上。

而舅舅常年在外打拼,更是要养家糊口,一年看望外婆的时候甚少。而舅妈因为与老人家的婆媳关系不和谐,更是不愿意承担照顾老人的责任。老人想家想孩子也没有办法。对于没有经过生活沉淀的老人来说,独自在外就等同于儿女们把自己流放在亲情之外,连见一面都不由己。

走在路上的人,无非两种,一种即将相聚,一种刚刚分离,人在路上的时候,往往会明白很多,只有在路上,才会体会到那种即将相聚的激动,也更能深刻的体会到离别的痛苦,心中有期待,你就会希望这条路越短越好,越快到达目标越好,可是,当你面对离别,自己独自踏上车的那一刻,你会想各种理由让自己坚强,期待着下次的相聚……

当我们老了 ——追着时间赶路
“乌~拉,匡哧匡哧”!没错,这是火车行驶的声音。在外的游子重新踏上未来的征途,在外的父母再次踏上为子的前途。
或忙忙碌碌,或平平淡淡,或轰轰烈烈的生活又即将拉开战幕。“过年”好比是补充弹药,调整战略,修整军心,稍作休息后,待“过完年”,便再次像生活发起新一轮猛烈的进攻。
然而,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说句丧气话,年复一年,每年都这样,腻歪了。
静静的想一想,这当中参杂着多少无奈。罢了,还是接着说。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死了他还活着”。莫名其妙想起来了鲁迅先生的这句名言。
时间匆匆,岁月匆匆,人生匆匆,生活也匆匆。生活在当下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不知不觉的,悄悄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的标准。“岁月静好,静亭品茗,西子湖畔”那臆想中诗意的世界就像个被生活欺负了的姑娘,躲进了海市蜃楼里默默的哭泣。
父母送子离去的目光绵延了不知多少万里,久久伴随;临别的叮嘱,在耳边不住的回响。孩子的背影,父母的目光,这当中又包含了多少的辛酸。
我们每个人从生下来开始,就在追着时间赶路,赶一辈子的路,后回首一路过往,那一刻,眼泪杉杉的掉落,迎着夕阳,怀里揣着那颗被遗落在半路上的“初心”,它又开始跳动了,但是我们已经老了。

我不断地思考一个问题”人老了,是不是就一无是处呢?”

如果流离失所,人生只剩归途,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这样想下去根本是没有结果的,因为我始终找不到一个想要的答案。

为什么现在这么多”老无所养”的人?

中国几千年文华传承,从春秋时期孔子就提出:”孝,德之本也。””百善孝为先。”于是乎中国人生儿育女皆为防老,儿女若不孝顺,则老无所养。正因为如此,从文革时期过来的老一辈人,没有文化的沉淀,一辈子可能也没有见过世面,一辈子窝在小家小户,可能风平浪静地活了几十年,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波折,老来也无所念想,除了抱孙子,颐养天年,也就这样。

图片 4

刘若英在《一世得体》中写到:“祖父临终,祖母用自己满是皱纹的手,摸着祖父的白发说’安心去吧,家里交给我了!’祖父阖上眼的刹那,儿孙全都哭着跪下,祖母却依然挺着,’别吵他啊!要让他安静安心的走啊……’,淡淡一句,就像她在他男人书房门缝下,又轻轻塞进了最后一张字条。”

那一刻我意识到,离开原来还可以这样安静。而正是因为看到人本可以安逸的老去,我才认识到,外婆的现在太让人痛心了。

晚辈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能做的却又只是尽心。

在路上,我想起了我最爱的人。还记得朱自清在《背影》一文中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它告诉我不必追”。可是,有多少人。他们想追,却怎么都追不上,那背影是那样的孤独,那样的让人心碎,我想追,可四我却追不过时间的流逝;我想追,却怎么也追不过岁月的蹉跎;我想追,却怎么也追不过流逝的青春,曾经多少次,站在路边,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却无能为力,只能暗自流泪;又有多少次,看着车窗外的他们,我泪眼婆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